挂科报社

这里是晓澄
点赞狂魔 推荐狂魔
话痨属性max
懒癌晚期
处于挖坑状态
是个脑洞奇清的人

未命名

其实是题目没想好

救命我驾驭不住西幻的逼格,还请大家指点一下。

3000字写了五天

写到后半段整个人都疯魔了,还是挺伤眼的

lo上面全是大大,大大们求个指导嘛,/趴

谢谢

么么哒

 

 

 

 

1

耀眼的阳光照在整洁的玻璃花房内,连盛开的紫罗兰都镀上了一层金色。芬芳的香气是自然女神的恩赐,花房里的鲜花是教皇亲自种下,祭司常常来此照料,这些花儿都是为了一年一度的神祭所准备的,届时教皇将来此挑选出一束鲜花由最纯洁的少女献给光明之神。

“冕下”负责清扫花园的侍从恭谨的为他行礼“日安,冕下”

“日安”陆夫人回以点头,并为这位衷心的侍从施加祝福

侍从伏跪在他身后目视着他离去“我的主啊,您的光辉照耀我的生命”

陆夫人回到自己的寝室里,或是说他的宫殿。

鎏金的门扉,拼成神祇的彩色琉璃窗,来自遥远东方的器皿。房间华丽而高雅,甚至连皇宫都无法比拟。

现任圣子LADYLU,拥有被神眷顾的灵魂

陆夫人走进房间,站在门口的等身大镜前。镜中的男人一头紫色的长卷发,如翡翠一般的眼眸,身着白色镶有花边用金线绣制符文的长袍,男人温和的看着他,就像是祭坛上的光明之神

陆夫人嘲讽的笑了笑

一封带有鲜红色巨狼与战斧蜡封的信躺在桌子上,是有关宴会的邀请

北方的战事尚不明朗,城内的贵族却还在举办宴会,自私的伯爵不顾国情掳获了一向高傲的精灵,或许森林的意志也要向希奥雅欧帝国国开战了。

'这就是人类。'他签收了公爵送来的邀请。

夜晚,陆夫人坐上到达公爵府邸的马车,公爵与伯爵拥有联姻关系,作为下属的公爵自是代为办理宴会。

从神殿到公爵府的路不算太长,陆夫人抓紧签署了几封关于战争走向的文件,听说那里出现了一位有战神之称的少年,带领民兵获得了一次不小的胜利。

'也许我可以去会会他'

夜晚的星空美丽极了,连月亮都如此闪耀。公爵远远的站在门口迎接,毕竟有圣子亲临的宴会可不多。

天鹅绒制成的地毯一直铺设到门外的喷泉旁,陆夫人才刚下来就感觉到了不一样的触感“能见到冕下是我无上的荣耀。”肥胖的男人恬不知耻的向陆夫人伸出手“请,冕下”陆夫人无视他走过,公爵的脸色一下变的很难看,但还是撑起标准的笑容。

大厅里的摆设奢华靡丽,烛火辉煌,大厅的正中摆有一个纯金制成的牢笼,囚禁住那位无辜的受害者。

精灵族的少女胆怯的看着外面,少女拥有人类远不能及的精致脸庞,银色如同丝绸般的长发披在胸前,身上穿着属于人类的暴露却华贵的服饰,头戴用纯银铸造而成镶嵌着宝石的头冠,与陆夫人同样是碧色的眼睛里只余惊恐。精灵族的少女是如此的美丽,但属于人类文明的繁华却压制了那份自然女神赐予的灵动。

“神说“世上的一切皆为平等”,人类,是谁给了你干预它族的权力?”

陆夫人这样说着,命令身后的骑士砍断了禁锢,上前搀扶着惊魂未定的少女从牢笼中走出,少女扑倒在他怀中哭泣。“{谢谢你。}”虽然声音因抽泣略有些变调,但少女吐出的话语仍优美而富有节奏,那是只属于精灵一族的语言。

“这是我的职责,作为教会的一员,应该怀着一颗仁慈的心看待这个世界。”陆夫人的眼神温和怜悯,脱下外袍披在少女身上。在他身后,从属们缉拿住惊慌失措的公爵并送往裁判所。

“{你懂得我们的语言?}”少女裹紧了身上白色的长袍,小心翼翼的拎起衣角不让它落在地上。要知道精灵语虽然优美但学起来非常的困难,一般只有语言学家等少数人类可以模仿说出,像是陆夫人这样年轻的十分少见。

陆夫人否定了她:“不,这是神给予我的恩赐,我可聆听万物之音。”

“{是这样吗?我叫奥薇莉亚,来自月光峡谷}”精灵族的少女,奥薇莉亚像陆夫人施礼,跟随陆夫人坐上了去往圣殿的马车。

“那么,奥薇莉亚小姐,请您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将由我把您送回族里”陆夫人为奥薇莉亚施加有安慰性质的祝福术,帮助这个从未远离族群的小精灵平静下来。

圣殿的大厅,教皇早已经在等待,虽然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但也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

“你回来了?我的孩子。”这个慈祥的老人微笑着与陆夫人问好,并不介意异族进入神圣的殿堂。

“是的,老师,我回来了,这位是奥薇莉亚小姐,我会在明天将她送回。”“您好,”奥薇莉亚用在路上现学的一句大陆通用语想教皇表示敬意,没想到这位老人竟然精通精灵语“{你好,可爱的小家伙,你是月光的精灵对不对?}”教皇完全不像是外面那个德高望重的长者,更像是好久没见孙女的爷爷。

“{是…是的,我…您…}”奥薇莉亚被教皇给吓到了,结结巴巴的回答着。“{哦,不用紧张,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让修女领你去洗漱一番吧,明天你就能见到家人了。}”

“{谢谢,谢谢您}”在这几天内受到莫大惊吓的少女终于真的平静下来,随着修女去收拾休整。

目送奥薇莉亚离去,教皇扭头看向陆夫人,“真是美丽坚强的少女,在如此环境下都能坚持下来,不是吗?”陆夫人无奈的回答道“是的,老师,我知道您是怎么想的,可我不想那样。”“但是孩子,你这样,你们…”“我知道,”陆夫人打断了教皇的话“我不会去这样做的。”

圣殿陷入一片沉静

“我的孩子,你什么时候可以不再逼迫自己的心呢?”教皇的就像是普通人家的父亲关心儿子一样,为陆夫人深深的担忧着。

每日清晨的圣歌响起,陆夫人带领奥薇莉亚前往传送阵,之后的路程由他身边的骑士代为护送,而陆夫人则将前往北方的战场。

'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去拜访一下老朋友好了'这样想着,陆夫人到达了Mike的家。Mike是一位符文学者,虽然知道的人不算太多但在圈内也算是小有名气。

就像想的那样,Mike在第一时间出来迎接“夫人你来啦,我等你好久了。”陆夫人反手拉上院子的铁门,跟随Mike穿过花园走向屋内。“你昨天杀到公爵府邸可是出了挺大的名头,又是关于他的计划?”“呃,也不全是,毕竟解救被绑架的少女比较重要。”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二楼,直奔书房而去。

到了书房内,Mike从第二排第三个书架后扳出一个盒子,里面装有一些信件。“最近联盟并没有什么大动作,我随便留下了几封,你要想的话可以拿走在路上看。”说着就顺手把盒子交到陆夫人手上。“不了,我就在这里看完这些吧。”

Mike坐下修改新发明的一种暗杀道具,陆夫人在他旁边阅读信件。读过几封比较正常的,突然发现其中一个似乎不太一样:

【我亲爱的甜心

自从第一次见到便以无法忘记你

你的笑声温暖着我的心

你的长发像丝缎一样轻柔,骚动着我的灵魂。

你………】

陆夫人确认了三次还是认为这是Mike的字,忍着笑想要嘲讽一下,陆夫人抬头看了一下在窗边的桌子上认真工作的老友,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衬着Mike的金发,似乎整个人都在散发着光芒。

“怎么了?”Mike察觉到了陆夫人的目光,但并没有抬头。陆夫人就带点揶揄意味的念出混入的情书,“像不到Mike你也恋爱啦!”但Mike只是抬起手来推了一下眼镜“你是说这个啊,这是替12写的,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那位。”“这样啊…”没有调侃到老友,陆夫人还是有点小失望的。

几小时后,Mike完成了自己手上的工作扭头看向陆夫人,却发现本来应该在认真研读总结信件的人拿着一盘点心品尝,看样子还是刚从烤箱里拿出。“陆夫人!”Mike不得不加大声音把陆夫人的灵魂从美食手里叫出来。

“我给你画一个符文,在紧急时刻你可以有一次反杀对方的机会。”Mike一边说着一边用专门的魔法道具刻画符文。“我说Mike,用不着这样吧,我身边可是有圣殿骑士团跟随的。”陆夫人试着抽回右手但是失败了。“那你一个人的时候呢?连我这个学者都可以干--翻--你”陆夫人被噎的一下答不上来,心说你可是首屈一指的刺客啊。最后只是憋出一句把我纯洁的Mike还回来。

正午,陆夫人告别Mike与骑士团踏上前往战场的道路,在及东之地,希奥雅欧正与碧斯塔诺开战,虽然还不算是较大的战争但也无法忽视。陆夫人在下午茶时间到达布伦多的,因为前几天的胜利,两方尚处于休战时期,气氛还算平和。

但一次灾难即将到来

TBC


评论(15)
热度(41)

© 挂科报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