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科报社

这里是晓澄
点赞狂魔 推荐狂魔
话痨属性max
懒癌晚期
处于挖坑状态
是个脑洞奇清的人

光明

写之前看了本欢脱向的小说,文风各种别扭

卡文了,写这么久……心塞

各位大大求指点嘛/趴

设定里陆夫人因为身份已经把善解人意练成被动技能了(什么鬼

其实还没有码完,先放上来断后路,

QAQ求不吐槽题目………不,求题目

 

 

 

 

2

陆夫人着实没有想到,他的到来会引起这样的的波澜。

几乎在踏进城镇的那一刻,人群呼啸而来,“有人提前通知这里了吗?”陆夫人询问身边的骑士。“哦,冕下,我不太清楚——我是指——天哪!”跟随陆夫人来到这里的四位骑士艰难的保护着陆夫人,其实也算不上保护,只是阻拦一下这群狂热的信徒而已。“他们难道不是应该惧怕,不,至少是敬畏圣子吗。”慌乱中还要防止战马踩踏到平民的骑士忍不住抱怨道。“嘿,埃文,你这样说不符合骑士精神”同伴还有心情调侃。

陆夫人只好无奈的笑了笑,平举双手向众人示意,开口说到“神的光辉与你同在”并伴随着话语使出了圣光礼赞。这个平时被称为“华而不实只能用来装样子”的小招式可是派上了大用场。

耀眼的光芒洒落下来,伴随着轻微的歌声。周围的人们逐渐平静下来,聆听着由风之意志奏响的乐章。

耀眼的光芒中心,悠然的圣歌中心,男子的身型隐在光辉之间,笑容怜悯而纵容。

   【“神与你同在”】

大pi第一次见到陆夫人就是这样的场景,本来因为12的形容他对陆夫人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但初见太过深刻,导致他晚上做梦都梦见过好几回。之后想过很多次,大pi还是承认第一印象非常重要。

人群终于恢复到正常的状态,小镇的镇长艰难的挤到陆夫人面前,陪着笑说“这些人难得见到一次大人物,还请冕下不要在意。”并呵斥围观的人们命令士兵过来维持秩序。

在人群的骚动中,陆夫人与镇长到达了目的地——与布伦多开战的地点,而在战场的西南方向就是有魔域这样称呼的叹息之森,这次战争的危险因素之一。

叹息之森的外围只是一些普通的魔物,但越向中心就越为凶险,还有围绕着森林的那一层迷雾。传说中心有创世的初始之神留下的最后的遗迹,笼罩森林的迷雾也是神对人类失望在离开前发出的叹息。虽然至今没有什么高智慧生物进入传说中的遗迹的传闻,但人类就是这样奇怪的动物,即使得不到但也要占为己有。

陆夫人受老皇帝之托来到这里。

因在休战期间,所以军营里的战士与民兵都显得不太苦恼,又因为圣子的来到,气氛一片热烈高涨。大多数的士兵都是拥有信仰的,陆夫人无疑是他们倾诉忧愁的对象,能与圣子说上一句话无疑将会被视为莫大的荣幸。

跟随陆夫人到来的四位骑士留下一个作为保护,其余三名去处理一些别的事情。陆夫人首先选择了伤兵营,去救治哪些受伤的勇士们。

站争已延续了有月余,但因为一直不是太大的缘故没有多少牧师,仅有的几名圣职者只能救下一小部分人而已,此时虽不是交战状态却也有许多伤员。陆夫人使用了圣愈术为他们减少伤痛。

 

夜晚,陆夫人暂住在专门为他搭起的营帐内,周围士兵交谈的声音清晰可见,其中提到次数最多的就是关于那个带领民兵获得多次胜利的少年,陆夫人默默的在心里吧与少年见面提上日程。

但他并没有睡好,敌方偷袭了。

一个多月的胶着下来,两方都有大概的理解,布伦多的军官经常指挥下属夜袭,西奥雅欧的将领喜欢兵分两路攻击。

陆夫人急忙赶到战场,还只穿着衬衫,镇长连忙劝他在多休息一会。陆夫人看着士兵们骂骂咧咧但有条不紊的列队,对方也百无聊赖的等待我方站好。

陆夫人忽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所以陆夫人走到最前方去了。

对面并没有太大的敌意,甚至还有不少人面露崇拜,陆夫人这样走过去后他们连仗都不打了。除去跟在陆夫人后面那些,更是有原地升起火三三两两围成一圈的,看样子娴熟无比,反正肯定不是第一次了。

就近选择一个圈子坐下,陆夫人还引起了周围人群的骚动,诸如“圣子大人居然就坐在我旁边啊”,“圣子大人居然这么亲民啊”之类的感叹一拨接着一拨。陆夫人就现在的状况询问一下,突然引起一片沉默。

最后还是敌方的一位青年先开口的“圣子大人,那个……其实我们…”“我们这些人吧,都是附近几个村里的,有不少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这次呼啦一下要打仗,把我们分到了不同的立场上…现在能这样就多待会儿,等不行了也绝不手软,各有天命!”另一个看起来稍微年长一点的男子接话,然后他身边的人补充道“不过长官对我们都挺好的,体谅我们的心情,一般不会让我们去正式战场上。”“是啊,其实镇长就是我们村长,这次苦练了好久通用语呢。”

“那关于战神的传闻是怎么回事?”陆夫人这样问道,这次可是没有什么沉默“啊!战神?你是指大pi对吧?我和你说啊,”正在兴头上的民兵完全忽略了陆夫人圣子的身份,就像在与同伴闲谈“大pi他可是特别厉害,前几天有只魔兽从叹息之森跑出来,那个魔兽那么大!那么可怕!我们几百个人都对他没办法,大pi一个人冲上来就解决了!”“是啊是啊,我们都害怕的要死,大pi他就不怕,他还有一把好剑呢,一剑把那个魔兽砍了。”“只有你一个人怕的要死吧,”“喂!”火堆旁吵吵嚷嚷的,气氛完全不像是在进行战争。

陆夫人听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月光照在地上成清冷的白色,远处的森林发出不详的光芒。

留下身边的骑士在营地里,陆夫人独自一人走向森林,有人在叹息之森中发现不明身份的人形生物,这就是陆夫人前来的主要原因。

但他并没走多远就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人物——一个拥有樱粉色长发的少年。少年坐在一块巨石之后,擦拭着手中的兵器。

“阁下就是有战神之称的大pi,对吗?”陆夫人询问丝毫没有抬头意思的少年。

“啊…”在被叫到名字后,大pi犹豫的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活计“你找我有什么事?”虚抱住怀里的长剑,少年终于看向陆夫人。

对上少年视线的那一刻,陆夫人不禁感慨了一下,少年的眼瞳像是红宝石一般,泛出鲜血的光芒。

看着pi不自觉的防备,陆夫人不禁起来逗弄的心思,故意使用拖长了的音调来赞叹。“阁下的事迹我早有耳闻,实在是令我佩服不已—”

“……我是麦爷的朋友,…不,我是12的手下,听说过你。”大pi斟酌了一下话语,最终还是决定先说开一切。

“哦?12……是12dora吗?”陆夫人单膝着地蹲下身子,与pi处在同一高度。

但是pi似乎并没有在意这些,直接说道“我这边有人打听到有关叹息之森的消息,12派我来打探一下…”

陆夫人给予了对方肯定的回答,公开他收集到的情报“前段时间烽狼冒险队进入森林探险,其团队中有十七人丧命于中,两人幸存,并且向国王报告他们在森林中遇见了不明种族的人型生物。”

大pi思考了一下“所以国王派你过来调查?但是……”他不自觉的开始摩挲剑柄“国王…”“那么,你知道什么呢?”陆夫人打断了大pi的话语。

“啊,我?我这里听说了他们还遇到一层笼罩着森林的屏障,似乎是动物可以穿过但人类不行。我进去过几次的,但是都没有走多深。…对了,我遇到的那只魔兽似乎是被什么惊扰了,身上还带着伤。”大pi被这样一打岔完全忘记了刚刚想要说的话。

陆夫人得到新的消息便坐下整理思路。

静坐一会,大pi已经擦拭干净手中的剑,无聊的看着陆夫人掏出记事本写写画画。男人即使只着衬衫也整齐的要命,标志性的白色衣物几乎一尘不染,在月光的衬托下格外醒目。

'果然是非常漂亮啊。'他换为盘坐的姿势,单手撑在膝盖上支起下颌。

陆夫人很快发现了大pi的视线“抱歉,在这里坐着很无聊吧。”他带有道歉意味的笑了笑。“大pi,现在这么晚了应该休息了。”也许是知道pi于挚友相熟的缘故,陆夫人对pi的态度一下亲近不少。但大pi并不爽陆夫人对他的态度,感觉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叫我皮!”大pi强调了一下“阿皮。”

其实说出这个称呼pi就后悔了,有点意外对于外人这样亲近,但碍于面子不肯改口。

“好啊,那,皮你快去休息吧---”陆夫人顺着来的态度让大pi觉得更是别扭,“……夫人!夫人你不去睡觉?”想出一个似乎是嘲讽的外号,pi自认为占到便宜,笑的像只偷腥的猫。不过陆夫人并没有在称呼上多做纠结,起身于大pi一起离开。

后来pi知道陆夫人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把他当作挚友的弟弟,即使之后他战无不胜万人敬仰,陆夫人对他的定位依旧是虽然很厉害但还是要照顾的少年。

回到营地之后陆夫人还是没有去休息,几乎整夜的在整理信息,最后还是决定应该去森林里面看看。

不知不觉间阳光已照耀大地,有骑士进来询问是否答应镇长的邀约,“那是当然的了。”这么说着,陆夫人更换了身上的衣物。他选择了一套便于活动的衣服而不是昨日的长袍。

漫步在乡间的小路上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陆夫人与骑士悠悠地走向镇长那边。

然后陆夫人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大pi正迷迷糊糊的在路上游荡,目的地似乎也是镇长那边。pi的长发被自己折腾的一团乱,头上的呆毛无精打采地耷拉下去。

一副才醒来的样子。

陆夫人不禁失笑。还是个孩子嘛!

这样想着,他上前叫醒pi,询问pi的目的地。意料之中的看到了少年惊讶的眼神。

果然是镇长令他过去的。于是陆夫人让骑士先回到营帐自己与pi同去。

路并没有多长,很快就到达目的地了,镇长对于两人一同前来似乎很惊讶,但是又很开心。

镇长先是邀请两人进行早点,桌子进行过精心布置,点心简单却不单调。

陆夫人在心里思考了几种镇长的目的,等着他开口说话。

“圣子冕下,您与大pi一同前来,是吧?”镇长终于挑起话头。

陆夫人点头示意“是的,他是个好孩子”

“那您一定知道大pi有战神的传闻吧!”镇长一下激动起来,挥舞起手中的叉子。“大pi他非常能打斗,他——”也许是学历的问题,镇长形容了两句就有些接不上话。

“嗯,这我知道,也许我身边的骑士的武力都不会比他高…”“那是当然的。”没有等陆夫人说出下一句,pi就自然的接上话。

“大pi,闭嘴!”镇长慌忙训斥pi,赔笑着向陆夫人道歉“那个,圣子冕下,呃…大pi他是乡下的,不懂事,还请您不要生气。”

“没关系,神要求我对众人平等,我也不在意这些虚礼。”陆夫人表示没事。

然后就听到镇长像是豁出去一般“大pi他是非常有前途的年轻人,请让他跟您走…求求您了!他不应该死在战争中。”

“哎?我……没有必要的,不用为了我这样。”pi也很惊讶,一下连语速都快了不少。

“不,孩子,你不明白…”镇长眼神沉痛,认真像陆夫人祈求“圣子大人…”

“但是,镇长…”大pi还想说些什么,陆夫人打断了他“我答应你,大pi他本身就是难得的勇士,我这次这次前来也有这意向。”

陆夫人安抚性的笑着,带走了pi。身后,镇长终于松下一口气。

“陆夫人,你……”pi对于刚才完全插不上话,几乎是把他送出去的情景十分不满。

“皮,你不明白…镇长是真的为了你好啊。”陆夫人在大pi的肩膀上拍了拍“镇长他,意外的有先见之明呢。”

“毕竟…如果真正要开战…首先牺牲的…肯定是没有训练的民兵啊…”

 

 

 

 

附录

【论迷一样的传话】

Mike与12的对话

12dora:哎,麦扣你又给那什么陆夫人写信啊!

Mike:是啊,怎么了?

12dora:陆夫人他不是教会那边的吗?你一个刺客是怎么和他扯上关系的?

Mike:额,反正是有一些原因的。

12dora:那陆夫人他是什么样的人啊?麦扣你和我说说呗。

Mike:陆夫人啊,他……挺温柔的一个人,还富有责任感,但有的时候还是……

12dora:厉害不厉害?

Mike:夫人他没有什么战斗力,他是牧师…

12dora:我还听说陆夫人长得特漂亮??

Mike:……12你听谁说的?!……不过也可以这么说吧……

12dora:啊——!我靠太触了!麦扣你这样说陆夫人没事吧?可是圣子啊!

Mike:呃,没事,夫人他不会介意的。

 

 

12与大pi的对话

12:大pi我和你说,我向麦扣打听了陆夫人,麦扣夸他温柔,能干,就是没是没实力。不过还夸他漂亮,卧槽,麦扣啊!麦扣都夸他漂亮,麦扣啊!

pi:真的?大当家你不是唬我吧?

12:哎,不是怎么能说我唬你呢?麦扣的原话就是陆夫人挺温柔的一个人虽然是不能打但长得特漂亮。

pi:………?

12:当然!不骗你。

pi:真的假的……

 

 

【迷一样的男子拥有迷一样的关注点】/并不


评论(14)
热度(30)

© 挂科报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