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科报社

这里是晓澄
点赞狂魔 推荐狂魔
话痨属性max
懒癌晚期
处于挖坑状态
是个脑洞奇清的人

光明 第三章

对不起……这么久不在,不过应该没有人记得我这个小透明才对……

这章已经卡了蛮久的了,其实我先把想写的片段写了(土下座)

不过我可是有很大的脑洞啊!后面还有很多想写的。

前面都是废话_(:з」∠)_

ooc了非常崩坏。

大家猜猜友人是谁吧~ 

 

 

3

大pi与陆夫人回到营帐里时也不过上午罢了,远处的战场上两方士兵心照不宣的喊杀,门口有一位骑士在等待着。

看到陆夫人过往这边,骑士迎上前来,递出手中的纸张“冕下,民兵的数量我于今晨统计完毕,这是我整理出的一些记录。”

训练有素的骑士并未对陆夫人带领大pi进入营帐做出询问,只是站到了便于防守的方位。

“不用担心,塔尔,这是镇长介绍而来的,我想你们可以好好相处的,对吗?”陆夫人接过文书,坐下仔细阅读。

“呃,你好,我是pi…”随着陆夫人研究记录,pi对站的笔挺的骑士自我介绍道。骑士微笑着回应他“您好,我是塔尔·莱特,教皇手下第一骑士团的第三骑士。很高兴认识你。”

“皮他现在直接跟着我的,不一定会加入骑士团。”百忙之中,陆夫人抽出时间解释,阻止第三骑士带大pi去学习骑士精神的意向。

塔尔骑士行礼表示明白,离开了本就不大的营帐。

气氛一片沉默

pi站在桌子斜前方一动不动,似乎是在沉思着。

“你的骑士?他却自称为教皇手下…”pi的原意是提醒陆夫人他的骑士可能不太衷心,但却听到了带着笑意的回答“不,他就是教皇手下,我还没有守护骑士哪。”陆夫人在记录上圈点出重要内容“其实他还有一个意思,提醒你我没骑士你可以赶紧上位。”陆夫人想了想,抬头看向大pi。

“你就不用管这些啦,他们说话都明里暗里好几层呢。”

“……”

“其实我也是这样啊……”

“诶?什么?”

“没事。”

“。”

 

 

极西之地    艾瓦娜帝国

奢靡而幽雅的城堡中,有个斜倚在用黄金与宝石打造而成的华贵的王座之上的身影。

像夜一般乌黑的长发,血红色的瞳,年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

长裙的拖摆一直顺着座椅流泻到地上,勾勒出小腿纤细的形状,莹白的手臂支撑着扶手,并未戴任何发饰冠冕,裙装上也无任何点缀。即使是这样的姿态看起来依旧是优雅迷人,就像是暗夜的神衹一般

帝国的女王

优瓦夏

前来送信的使者几乎看呆了,身后的侍从咳嗽出声,提醒这位无礼的访客。

“抱歉…我,我是来自西奥雅欧的信使,散人殿下希望您能到往一聚。”信使把邀请函举过头顶并谦卑的跪下,似乎是无法直视女王的光辉。

“散人?”尊贵的女王勾唇笑了笑,吩咐侍从准备回信。“好。”这样回答着,她起身离开大殿。

去往遥远国家的马车上,优瓦夏摆弄着手里的王冠“你说,散人这次找我…是为了什么呢?”

“是吗?因为他啊。”

话音泯灭,只余女王愉悦的笑声。

 

 

圣子一行到达战场的第十一天,似乎和首日毫无差别。唯一不同的,也就是跟在陆夫人身后的pi,哪位被选为侍卫、看起来前途无量的少年。

风从树林间穿过,大pi扎紧了长发“我说夫人啊,真的只有咱俩?不等麦ye-扣过来?”“来不急了。”陆夫人脱下长袍,里面是一身奇怪的装束,整体呈绿色,衣服上有许多大小不一的口袋,里面装了不少物品。

“你这身衣服是从哪来的…”“这个,拿好。”陆夫人掏出一个徽章塞到pi手里。“带好了,万一要是走散我能凭这个找着你。”

pi接下徽章别在胸口“衣服是…”“我带来的骑士们都留在外围了,防止人为出意外。里面危险,一定得小心,希望咱一点危险都不要遇到。”

“知道了,衣服…”“还有,你要——”连续被打断三次,pi忍无可忍的拽住陆夫人的衣领,正视着他的脸一字一顿的问道“夫人!你的衣服是这么回事!”“衣服?衣服是朋友送给我的……嗯,使用的似乎是特殊布料,可以相当于弱一些的星辰守护。”从恍惚中回过神来,陆夫人回答到。

“你没事吧,着几天都没有怎么休息。”pi轻手放下,担忧的问出来,陆夫人脸色苍白,这几日都在处理文件资料。

“没关系的。”陆夫人安慰他,顺手拍了大pi的脑袋几下。

“喂!!”pi看起来相当不满,但确实是放心了。

最初的路程还可以看到斑驳的光影,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亮度。唯一提供照明的只有两人手中的灯具。

树林里寂静无声。

气氛压抑到可怕的地步。

“夫人?”大pi忍不住出声,虽然知道在危机四伏的林中,一点小失误都会引起麻烦,不过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啊,真是…太安静了”陆夫人攥紧双手,手里的地图被揉出褶皱。

树林里没有其他生物!

即使是故意选择了一条不会打扰魔兽的道路,也不会连昆虫都不见一只吧。

陆夫人的右手举高提灯,左手不自觉的抚上腰间,那里有挚友送予他的,独一无二的武器。

“皮啊,分开走试试?”他提出了这样的意见。

诚然,作为神职人员的陆夫人提出这样的要求就像是走上末路,但陆夫人总有自己的想法。用绝佳的口才说服了大pi,本应被骑士簇拥着的圣子独自踏上路途。“我这个FLAG立的啊——”这样想着,陆夫人又有些担忧“魔兽应该不会一股脑涌出来吧……”

虽然昏暗,但森林中多了些许虫鸣。

“当然不会啦。”他安慰自己似的又重新说了一遍。

一路上相当平静,为自己套加了高阶忽略咒的陆夫人没有碰到任何阻拦,就像是有人在帮助他那样,“想不到我这个幸运E也能有这运气。”感叹般的说出,陆夫人注意到仪器上代表pi的光点已经一段时间没有移动了。

自从分开后大pi的光点一直保持着高速移动,某些时候还会显示不可思议的速度,现在骤然停下说是休息还可以,但一下停留了这样长的时间……

陆夫人仔细回想了一下,手中的各类魔法卷轴肯定给大pi了,危机时刻还有传送卷轴可以使用,更别提pi还有战神之称。

“打不过总跑的掉吧……”陆夫人喃喃自语,但还是撕开了手中的卷轴。

如果没有跑掉的机会呢?

pi跪坐在奇异建筑的背面

“大意了……”

浓稠的鲜血铺平了附近的地面,彼时有战神之称的少年已经遍体鳞伤,身上还有几道巨大的伤口。

和陆夫人分开之后pi就一直保持速度,陆夫人作为辅助治疗单独行动要保持低调,但大pi作为战士就不会这样了,甚至pi心里还有几分自己动静大点可以引走魔兽的想法。

少年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得到身后的腥风。“这也太多了吧!”本能地躲掉攻击,pi顺势扔出卷轴。“轰——”的一声巨响,pi辨认出这是雷暴卷轴的同时还是在心里感叹道“肮脏的有钱人。”

虽然低阶的魔法卷轴泛滥于市,但高阶仍是一卷难求。一个几乎可以让平民好活几年。

虽然12TEAM里从来没有缺过这些东西就是了……

干掉一头狼统领和几只翼虎,大pi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妈个鸡让你手贱杀了头狼,现在一窝都围上来了”pi自认为几十只不再话下,百余只也应该可以,但是现在已经明显超过百余好几倍的数量…不要怂,赶紧跑。

pi给自己的速度提升了好几倍。

之后的事大概在pi遇见魔兽—试着战斗—成功(失败)—搜尸体(跑)—被狼哨发现—赶紧跑—遇见魔兽………这样的轮回中。

事实证明,做人阿,不能手贱。

狼群的效率意外的高,围住pi的间隔越来越短,更是为战神增添了不少伤痕。前期使用的消耗品太多,现在已经完全不够了。大pi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决定拼一把。

战神的衣服被鲜血染红,左臂上多了一个深可见骨的牙印,补给几乎没有任何剩余。

pi思考了一下自己要不要回去,然后发现了不的了的东西——一座古代遗迹。他兴冲冲的跑过去,一路上嘀嗒着的血液,狼群的还有他的。

走近了才发现这座遗迹的不平凡,他的墙体似乎是某种金属构成,pi用他那把据说是星辰碎片铸成的长剑也是废了好大力气才划出一道深痕。他转头绕着遗迹转了一圈,只有普通民宅的大小,像一个火柴盒的样子。

pi举着手中的火把,灯具在逃跑的时候早已丢弃,黑暗里的亮光太危险了。不过未了更好的观察建筑,明亮还是不可缺少的。站在遗迹的门口,想进去看看的心情不住冒出,而且里面没有任何魔法波动。pi自认为只是陷阱机关之类他还是可以一拼的。

费力撬开大门,里面一片黑暗,隐隐有不详的预感传来,但渐渐的有非常明亮的光芒,正对大门的是一条通道,通道被两条嵌在墙里的光带点亮,看起来非常安全。pi用掉了最后一张保护卷轴,谨慎的向前走去,路上没有任何陷阱,但总嗅得到一股危险的味道。

光带明亮到刺眼的地步,pi多年以来的战斗经验已经养成了野兽般的直觉,“一定有哪里不对”他调头向外跑去。

迟了!

有细小的光柱从中射出,魔法卷轴只支撑了几秒,两指宽的光柱穿过骨骼肌肉,留下血洞与焦灼的痛感。大pi还在移动,这更加剧了伤口的撕裂,就像在哪里的放置不动的利刃一样,他果断停下脚步,在原地站定,咬牙忍受。

伤口有火烧火燎的疼痛传来,每一瞬都是那样漫长。血液流到光柱上被蒸发干净,但也有流下的,也许只是一瞬,也许站了好久,不知名的魔法终于消失,pi晃了几下才恢复意识。右肩中了一道,整个手臂都无法动弹,还有从腹部穿过的,现在鲜血不住流下。

先出去才行。

硬撑着跑出门外,失血过多造成困倦,pi咬着牙坚持,收回涣散的意识。

黑暗中树影重重,在这里休息无异于找死,摸出传送卷轴,用还能动的左手配合牙齿撕开。

一道藤蔓悄然缠上了pi的脚腕,在法阵亮起的瞬间猛扯

“!”

pi心下一惊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食人花本应艳丽危险的颜色现在却是深绿,怪不得没有被发现。

有无数藤蔓缠绕,pi抛出长剑,挥开周围几根,但因为于狼群的战争,左手也使不上力气。拼命挣扎只换来片刻喘息,pi逃到建筑背面,突然绝望的发现事情的联系,无论是突然出现的藤蔓还是之前的狼群都是刻意驯养的。

这就是遗迹至今没有被发现的原因——发现它的人都死了

pi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失血过多加上藤蔓的毒,他现在连举起剑的力气都没有。

“就要死在这了吗?”

已经有藤蔓缠绕上他的脖颈。

“不甘心…”

突然,有耀眼的光芒洒下,拥有紫色长发的男子出现在眼前,周围的藤蔓被全部清除。

“皮?!”熟悉的声音传来,带着一股错乱的惊慌,不断有治愈术落在身上。

“阿”pi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陷入昏迷。

陆夫人上前接住了倒下的少年,暗暗为他身上的伤口心惊,带着大pi离开这里。

 

 

 

 

 

补充

优瓦夏在设定里是魔族,魔族没有性别之分,寿命大概是人类的几十倍这样,精通黑暗魔法。

还有补充一下有关人类的魔法分类,大概就是常见的几类。人类大部分拥有不同的天赋,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能后天提升,要到高阶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厉害的还是很少。


评论(7)
热度(17)

© 挂科报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