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科报社

这里是晓澄
点赞狂魔 推荐狂魔
话痨属性max
懒癌晚期
处于挖坑状态
是个脑洞奇清的人

明明我是如此爱你

ooc注意  崩坏向注意  私设如山⊙_⊙

(上课写肉被同桌看萎系列)

写了两天,上课写下课写晚上回家还写(所以到后面大脑一片空白)

矫情 雷  渣文笔

想试一试新的写作方式,结果失败了

看不懂请及时题出我会改的(///////)

求指导(≧ω≦)

群里的连文     CP绝陆

☆单引号为想法,双引号为语言

 

奇怪的三十题

27.明明我是如此爱你

陆夫人非常受人喜欢

陆夫人拥有朋友无数

陆夫人与老E是朋友,陆夫人和他一起打求生之路,可以不去操心别人而是被关心照顾和他配合默契。

陆夫人与大pi是朋友,陆夫人和他以撒竞技方块剧场,两人玩笑吵架轰轰烈烈被世人称为圣战。

陆夫人与12是朋友,陆夫人和他录minecraft,为12做的后期广受赞扬就此从幕后走到台前。

陆夫人与小绝是朋友,陆夫人和他各种游戏各种教程,陆夫人像妈妈一样把小绝护在身后,期望着少年有一天可以成长为知名up主。

小绝之不过是陆夫人无数朋友中的一位而已。

但是小绝喜欢陆夫人

从见面开始,喜欢的无药可救。

小绝比陆夫人小十岁,陆夫人眼看就奔三而小绝的人生才开始。

小绝黏在陆夫人身边,转陆夫人的微博,痴汉一样的发“看我看我看我”陆夫人就会一边嘲笑“看这个熊孩子”一边问“怎么了?”

“夫人夫人我爱你”发出手上的弹幕,附带了萌萌的颜表情。陆夫人的笑声透过音响传来,小绝立刻脑补出男子无奈的笑容。弹幕上八卦的内容几乎超过了视频相关,但主播up主并没有在意,只是颇为宠溺的叹了一声“你呀”

'陆夫人不在意这些。'小绝对着电脑傻笑,'以后每天都像夫人告白'这样想着,他又发起愁来。

陆夫人同样不在意小绝的告白。

怎么办才好呢?看起来蠢萌蠢萌但实际上智商很高的少年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反正……现在这样就好啊'

小绝爱着陆夫人

陆夫人到小绝所在的城市游玩,小绝缠着陆夫人住到他家里。

“还是住宾馆比较方便吧。”陆夫人曾这样拒绝他,小绝死缠烂打任性撒娇“夫人夫人夫人夫人QAQ”“只来两天啦,夫人你也就在我家住一晚而已”

陆夫人纵容了小绝的行为。

小绝为陆夫人的到来准备了很长时间,几乎迟到。在把该藏的东西都藏起来,确定了夫人不会发现任何不妥之后,小绝慌忙的赶到飞机场。

已经有许多粉丝等在那里,好几面写着Flag的紫色大旗里在厅里展开,像是邪教宣传现场一样。“夫人夫人夫人~”作为第一痴汉的小绝硬是挤到了最前面。周围到粉丝说说笑笑“不愧是小绝啊”“嘿嘿。”作为回应的,是标志性笑容。

陆夫人出来的那一刻少年就欢欣鼓舞的跳过去,送上一个大大的拥抱,红色的瞳孔中清晰的倒映出一人的身影,小绝眼里,只有陆夫人。

陆夫人的紫色长发

陆夫人的碧玉一般的眼睛

陆夫人白白净净的笑脸

陆夫人高大有些微胖的身材

小绝眼里,只有陆夫人。

去漫展去密室玩桌游最后还有聚餐,两人回家时几乎累趴了,陆夫人虽然是不拘小节的东北爷们但也受不了自己的满身汗臭,当即决定去洗洗涮涮,小绝就蹲在门口巴望着,抱了几件前两天洗过的睡衣。

“夫-人-你-有-没-有-换-的-衣-服!”

浴室里的水声停下来

“啊?小绝你说什么?”

少年抓住时机推门进去

“夫人夫人夫人,睡衣(≧∇≦)”

然后少年表示夫人你既然有换的衣服了那我就把这些洗洗明天正好干了可以穿嘛。

一身衣服全被倒进洗衣机里了。

不多时陆夫人围着浴巾就走出来了“哎你个小绝生怎么这么瘦呢?”“是夫人你好胖才对吧!”小绝上手揉了揉陆夫人软绵绵的小肚子,准备的是自己穿都小的旧睡衣这种事情……才不会告诉夫人呢(////v////)

陆夫人真是不愧爆肝狂魔之名,即使只披着浴巾也要坚持直播游戏,没有游戏剪个视频也是可以的,所以虽然已经12点过半,那个名为神奇陆夫人的ID还是出现在B站。

“各位观众朋友们……”陆夫人一头长发擦的不是很干,粗略的扎成奇怪的样子,甚至有几绺根本没有扎住而搭在身上,不时有水珠顺着脊背滑下,坐在旁边的小绝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夫人我帮你擦头发吧”“不用那么麻烦啦”虽然这么说着,但陆夫人没有任何阻止的意向。

陆夫人一直到凌晨四点才去休息,小绝都在他旁边睡了好几觉,清醒之后热了杯牛奶给陆夫人“夫人喝点牛奶对睡觉好(≧ω≦)”

“诶哟我都多大了还和喝牛奶”说完陆夫人一口把整杯闷下去“我不喝你也会缠着我直到我喝是吧。”“诶嘿,这可是我特意为夫人你热的啊!”小绝接过杯子笑的一塌糊涂

【这可是‘我’特意为‘夫人你’热的呢】

当晚陆夫人睡得特别沉,小绝放心的抱住白白胖胖的男人,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夫人夫人夫人夫人………”

“我爱你”

小绝爱着陆夫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绝一点点火起来,却也因为与陆夫人相熟被抹黑成靠抱大腿上位,还来不急难过就接到了安慰电话,陆夫人在那边絮絮叨叨有小半天,其中心思想就是别管他们甭难过,支持你的终究会支持你。

陆夫人比小绝大很多,所以思考的也更多,事情都往长远的看。

“夫人我知道,夫人放心吧……”

“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啊”

“夫人我爱你!你让我开心我就开心!”

“哎,你呀——,以后还这样怎么找女朋友?”

“夫人我--”“好啦,我放心。”陆夫人打断了小绝的话。

小绝的告白又一次失败,即使打直球也被轻松绕过,陆夫人好像还把这当做一个玩笑,又或许……

【这就是拒绝】

之后并没有太大的改变,陆夫人也没有特意疏远小绝,两人照样是一起游戏一起吐槽。

似乎没有什么不一样

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小绝爱着陆夫人

小绝是如此的深爱着陆夫人

‘其实这样也好’

陆夫人找到了女朋友,没有大胸不是短发,和实况圈更是距离十万八千里,喊陆夫人也是自起的昵称,小陆夫人几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两人通过相亲认识,家长也相互满意,就合计合计这么定了。微博上各种转发,身边人的调侃,还有粉丝问到小绝头上,问他夫人结婚了还会去当第一痴汉吗?

“我可是爱着夫人啊!”

评论上刷出了满屏的yooooo

小绝在笑着

瞳孔一片猩红

【我可是爱着夫人啊】

有什么…崩坏…了???

 

『距离婚礼76日』

陆夫人专程找到小绝详谈,到达时已经不早了。小绝家附近只有一间酒吧还在营业,陆夫人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在门口等着,小绝很快就下来了,少年身穿款式新潮的大衣,表情复杂。“夫人?”陆夫人听到小绝这样问他“……我们……谈谈。”

走进酒吧,虽然稍感不妥,但还是选择了靠近角落的座位。背景是昏暗的灯光与嘈杂的音乐,黑暗掩饰住小绝的脸色。陆夫人咳嗽一声,不自然的开口:“小绝,那个……”对方并没有搭话,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开。短暂的沉默后,小绝起身去点了两杯酒过来,彩色的酒液在精致的玻璃杯中摇晃,看起来绚丽多姿。陆夫人端起酒杯灌下一大口以掩饰自己的紧张,因为不自然还呛咳了几下。

“夫人想和我谈什么?”少年扬起轻快的笑容,直视着略显狼狈的陆夫人,摩挲着手里的杯子。宝石一样的眼瞳印出他的身影。“呃…”对视半晌,陆夫人败退下来,把眼神撇向一边“小绝啊,我…”

话音戛然而止

说什么呢?说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我?我不挑明是以为你可以冷静下来?我也不想说出来咱们俩都尴尬?我一直留恋着这种感觉?

‘我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啊…’嘲讽的笑了笑,陆夫人又连灌下好几口酒。

“我要结婚了,”

‘我要结婚了,所以终止这种关系吧。’

“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吗?”

‘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吗?咱们一起录视频打游戏。’

“和往常一样。”

‘和往常一样。陆夫人是陆夫人,小绝是小绝,两人还是相互理解无条件支持对方的朋友…’

再端起杯子时,陆夫人发现杯子已经空了,小绝贴心的把自己手里那杯递过去,或许是握的时间有些长了,冰冷的酒液竟有些微温。抿了几口陆夫人才意识到不妥,小绝已经又去要了些过来。“夫人,给~”小绝把新的摆在陆夫人面前,陆夫人下意识就把手里喝到一半的换到小绝那里。

‘好像更不对了…’陆夫人努力清醒清醒,等待小绝的回复。

那个少年——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少年了。小绝脸上是一如既往的蠢萌蠢萌的笑容,“我知道啦~”句尾还拖着小小的延音。

‘小绝他知道了…’陆夫人想着‘知道了…然后呢……?’

“夫人我爱你呀”声音轻快愉悦,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只是对心上人的告白。

‘夫人夫人夫人夫人夫人夫人夫人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陆夫人对上小绝的眼睛。那里面除了自己的身影以外,有的只是一片晦涩不明。

陆夫人觉得有点晕,可能是酒喝的太多了。

“夫人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喜欢上你啦!”小绝又一次给陆夫人把酒倒满“小绝喜欢陆夫人”

‘小绝喜欢陆夫人’

之后小绝还说了很多,陆夫人大半没听进去,只觉得自己的意识一点点归于混沌。

陆夫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小绝絮絮叨叨的声音逐渐停下来, 像是证明什么一样,小小的,坚定的声音一点点染上绝望“夫人我爱你啊——”

“明明我是如此爱你”

“但是陆夫人就要结婚了”

【如果…�������…的话……】

“夫人你会不会爱我一点点?”

‘我爱你’

小绝端起本来摆在陆夫人面前的那杯酒,抿着唇印把它喝完。

“夫人~夫人~我们回家吧?”

搀扶起醉倒昏睡的男子,小绝脸上又是轻松愉悦的笑容。

有什么,崩坏了。

 

『距离婚礼75日』

小绝要比陆夫人稍微低一些,但体质比陆夫人要好很多,一路把夫人扶回去也没费多少力,而陆夫人直到被放倒在床上都处于不省人事的状态。小绝洗漱连着热水泡茶完事在回到陆夫人身边,夫人也只是略微动了动,发出几个含糊不清的音来。

“夫人,我泡了醒酒茶来,夫人起来喝点吧。”

小绝随手把茶杯放到床头柜上,自己翻身爬上去。

也许是这几天没有睡好的原因,陆夫人眉头皱着,眼下有淡淡的青色。

“夫人我爱你~”

先是外套被脱下,然后是衬衫的扣子一颗颗被解开,陆夫人光裸的上身出现在小绝面前。

锁骨…胸膛…腰腹…

轻柔的吻一路落下,在某些地方还留下来细小的吻痕。

“夫人…”

腰带被拉开,裤子拉扯到膝盖,舌头在腰侧留下湿滑的痕迹。

“唔”皮肤暴露在微冷的空气里激起一阵颤栗,陆夫人有些清醒过来。

特殊的感觉从尾椎漫向全身。

“小绝?!”走调的话语从陆夫人的口中蹦出“你--唔呃,你干什么--!”

伸手挡住在某处作乱的脑袋,陆夫人努力咽下难耐的喘息,一身酒意醒了大半。

“夫人?你起来啦~”小绝抬起头看向陆夫人,吞下口中的东西,抹掉溢出嘴角的液体。

依旧是蠢萌灿烂的笑容,他把头伏向陆夫人的胸膛。“夫人我爱你呀~”小绝捉住妨碍他的双手“明明我是如此爱你!”

小绝看着陆夫人。

陆夫人的紫色长发

陆夫人的碧玉一般的眼睛

陆夫人干干净净的脸庞

陆夫人白皙柔软的身体

陆夫人的紫色长发散乱在床上

陆夫人的碧玉一般的眼睛因为情欲而漫起薄雾

陆夫人干干净净的脸庞由于讶异惊骇略显扭曲

陆夫人白皙柔软的身体印满深深浅浅的吻痕

小绝眼里,只有陆夫人。

‘明明我是如此爱你’

爱意铸成的高塔轰然倒塌,被困其中的野兽四处游荡。

小绝在笑着

瞳孔一片猩红

 

『距离婚礼47日』

陆夫人陪女朋友去挑选婚纱,女友选出好几身来询问陆夫人。

“啊,都挺不错的”陆夫人心不在焉的回答。

上次在小绝家里醒来后,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两人之间维持着脆弱的和平。小绝不提什么那陆夫人就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小绝每天还是在微博上B站上当一个称职的痴汉,陆夫人还是照顾他的陆妈妈。但越是这样陆夫人就越觉得愧疚。

‘我愧疚个皮呀!明明我才是被上的那个好吗?’陆夫人把服务员端来的水一口喝干。

“那我自己定啊。”女友抱了满怀的衣服,大步走进换衣间。

等到选定婚纱已经不早了,陆夫人送了女友再回到自己家,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

“我知道你不爱我,因为我也一样”“我不知道你爱的是谁,但是你要和我结婚了”“我也不想明白那个女人比我好什么,我也不会像她学习”“要娶我就忘了她,爱着她就去负责”“现在解约还来得及,咱们可是要一起生活五十年的”“你在顾忌些什么?”

女友比他想像的要直白很多,陆夫人听下这一席话只有苦笑的份。说什么?说我爱的那个人是男的小了我有十年人生才刚刚开始,他只有二十岁前途无量一片光明,他可以不管不顾凭借一腔爱意犟着往前走,我就得替他全部考虑到,我们都有父母家人得照顾还要顾忌太多太多。

最终陆夫人只是苦笑着回答道“我会努力爱上你的,我给不出什么更好的答案,但我会负责到底。”

“我要娶你,就一定会对你负责。”

【我真是人渣】

 

『距离婚礼21日』

还有三周结婚,小绝欢欢喜喜的去找陆夫人。“夫人,你还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吗?”“呃,我…”陆夫人揽着女友走向小绝“我都准备好了,接下来只等典礼…我们换个地方谈谈。”

嘱咐女友先吃着东西,陆夫人戴小绝去了人少的地方。

“夫人~终于要摊牌了吗?”小绝自然的拉起陆夫人的手把玩着。

“是…小绝,我喜欢过你,但是我要结婚了。我这次是想和你说清楚,不然对你们两个都不负责。”

小绝几乎没有思考:“夫人我爱你呀~”

“但是我还有三个星期结婚,我娶了她就要对她负责。”陆夫人艰难的吐出话语。“小绝…我对不起你,但你还有光明的未来,不能耽误在我身上。”

“但是我爱你~”之后无论说什么,小绝都这样回复道。

“你还小…你不懂”陆夫人只能僵硬的结束谈话。

【不,我懂得啊】

小绝只是看着陆夫人,猩红的瞳里一片混沌。

‘我爱你’

 

『距�flξ��·˛11�』

 

『距离婚礼???日』

陆夫人失踪了,到处都找不到他,警方也没有任何线索。

■黑暗的房间里,有一位紫色长发的男子躺在那里。

家人包括他的女友都非常着急,陆夫人的朋友们更是,老E麦扣大pi小绝…连网络都被动用起来,无数人为他祈祷。

■门被推开,笑容灿烂的青年走进来“����,���,�������”

     青年抱起男人,任由男人在他怀里颤抖。

        “��,���”

似乎过去了好久,连家人都死了寻找陆夫人的心。

■房间里安静异常,只有青年的声音不时传来,细细听下,大概是……

    【我爱你】

    【你可不可以爱我一点点呢?】

    【明明我是如此爱你】

      青年抱紧怀中的男人。

著名UP主小绝宣告结束自己的游戏生涯,逐渐销声匿迹。

■【夫人,没有任何人怀疑我呢。】

    【夫人,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爱你】

 

━━━━━━━━━━━━━━━━━━━━━━━━━━━━━━━━━━━━━━━

 

被抹除的十一日

『距离婚礼11日』

???

小绝约陆夫人见面

小绝准备了什么

小绝打晕了陆夫人,带他到达了���

陆夫人醒来

陆夫人惊讶而后反抗

搏斗

明明我是如此爱你,为什么你要离开我?

小绝按住了陆夫人

小绝亲吻陆夫人并把陆夫人��

有什么东西被注射进陆夫人的身体中

陆夫人的反抗逐渐减弱

我的眼里只有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小绝拿起刀子

陆夫人的眼睛被剜掉

陆夫人停止反抗

〖明明我是如此爱你〗

BAD END

HAPPY END  

全文完

评论(11)
热度(43)

© 挂科报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