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科报社

这里是晓澄
点赞狂魔 推荐狂魔
话痨属性max
懒癌晚期
处于挖坑状态
是个脑洞奇清的人

光明 4

二设注意,人物ooc注意
all陆向,本章出现p陆,E陆,绝陆
万众喜爱陆夫人
我上一次更新是什么时候来着?

4
pi从沉眠中醒来,隐约之记得自己做了个怪异的梦,梦中有关于这次的冒险,还有一位始终在黑暗中看着他的人。
他从床上坐起,从光亮来看正是清晨,悦耳的鸟鸣透过虚掩的窗户,空气中飘过树叶与泥土的清香。pi不太清楚这是第二天还是第三天,而陆夫人就歇在他旁边,眼底浮出浓重的青色,看起来一副困倦的样子。
‘不知道他是怎么把我带回来的’pi这么想着。身为牧师,在没有传送卷轴的情况下还穿过以危险著称的叹息之森。
“真是不可思议”pi起床准备找些食物。
“?”小心的动作还是惊醒了陆夫人,他猛然的坐起,眼神一片放空。
“夫人?现在是?”pi出声问道,不过呆滞中的陆夫人没有给他回应。等到陆夫人彻底回神,已经是几分钟过后了。“啊,皮你已经昏迷两天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哪儿不舒服?”询问着,陆夫人抬手把pi按回床上,自己转身走出去。
“好饿……”素有战神之称的青年摁着肚子思考人生。
不过一回神的事,陆夫人就端着食物进来,烤得金黄面包,新鲜的切成小块的苹果与香味清淡的粥。“起来吃饭啦,睡了这么久一定饿了吧。”
陆夫人的长发很随意的扎在脑后,身上的穿着也是一般的家居服,全然不见当初的端庄严谨。
“这是在哪里?”
“我的房间里——你昏迷了两天可吓死我了!”陆夫人端着碗坐在床边,舀出一勺递向靠在床边的少年,一副照顾孩子的姿态。
“啊—”
pi尴尬的推开陆夫人的手,“不用喂我了,我…”
“哦哦,我知道。”陆夫人把勺子递过去,自己把碗端稳,有些狭促的笑了笑。“快吃饭,我亲自熬的,你才醒来不太适合吃油腻的食物,所以我做了粥。”
大pi这才反应过来陆夫人之前的玩笑。“妈个鸡!我又不是小孩子。”
虽然这样在心里这样想着,但面上还是一片镇定,突出一位成年人应有的“宽容”。
解决完早餐,陆夫人依旧是对待晚辈的态度,一边安慰这pi没事没事你恢复的真好一边顺手刷了几个恢复术上去。然后自己开门出去。
虽然有些好奇陆夫人出去干什么,不过现在的身体还不足以支持自己去跟踪陆夫人而不被发现,所以pi只是在这栋小房子的周围转悠。
陆夫人换上了一身带有兜帽的衣服,掩藏起自己标志性的长发,向小城中心的集市走去。
早上的空气比想象中还要清爽,陆夫人徒步至那里并不需要多少时间,转眼已经可以看到稀疏的人群。
位于入口处的花房,拐角处摆占半条道路的菜摊,还有小小的旅店与酒馆,一派祥和之气。
“有人吗?”敲开酒馆的大门,身上缠满绷带的老板阴沉着脸看向陆夫人。
陆夫人从口袋里摸出两枚金币排在桌上“听说——”“夫人!!!”一道黑影从旁边闪出,陆夫人转身接住那个孩子。“小绝?!”他把兽族少年从胳膊上扯下来。“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当然有自己的方法呢。”小绝黑色的犬耳在头顶转了半圈,抽动着鼻子嗅闻陆夫人身上的味道。
“麦爷他说……诶?夫人你身上有大pi的味道。”比陆夫人矮一头还多的少年把脑袋顺着肩膀一路移至左手。“夫人你这里受伤了唔——”“我知道,这是,哎你呀…”
陆夫人伸手把说着“夫人我帮你舔舔就好了”这样话语的犬类再次推开,略微带着点嫌弃与无奈的注视着自己被糊满口水的手臂。
“你这个小绝…太小绝啦!”怔愣半晌,陆夫人还是一个束缚咒兜头打在小绝脸上,把他推到一边的同时还顺手手臂在对方衣服上蹭了几下
“给我记住咯下回不准这么干。”“哦。”对方短促低落的声音让陆夫人稍微感到一些愉悦。
“接下来我们说点正事。”

陆夫人离开的第三个小时,pi已经对整栋房子的构造了如指掌,连房子中隐藏的两个密室的位置都被推算出来。
厨房有干净的水果食物,浴室里也贴心的准备了换洗衣服,床边的桌子上还有几本以供消遣的游记,整个房间中的生活气息意外浓重。
无论是书籍的摆放位置还是房间的格调布局都透露出一股熟悉的感觉,要不是从生活用品和小物品来确认,大pi简直以为住在这里的是麦扣。
不过对于麦扣整洁到一尘不染的居所来说这里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实在不愿意躺回床上,pi从书桌上拿起一本游记来看,写作的人风趣幽默,整本书显得非常精彩,即使是游记也能看出来作者的学识渊博。
是在隔壁国家的见闻,还着重描写了觐见女王优瓦夏的经历,包括一些趣事与路过的风土人情。
花费不长的时间完成阅读,大pi才发现这本书是陆夫人所著,略微有些惊讶的同时也带有几分理所应当的感觉,起身去厨房取出食物来吃,才发现昏睡在长椅上的陆夫人。
“你怎么了?”pi有些担心的唤醒陆夫人,不料对方只是嘟囔这又沉入梦乡。pi只当陆夫人是这几天过于劳累,去把被子拿来盖在陆夫人身上。想了想又觉得不妥,伸手抱起陆夫人向卧室走去。
陆夫人比想象中要轻很多,这个比自己要高大的男子尽然还没有自己重。pi有些拘谨的把陆夫人放在床上,在他旁边站了一会儿。
然后大pi就看到陆夫人好好一个人睡得不成样子,被子被都踢到一边。
大pi回忆自己当初值夜的时候,同寝的朋友也是这样,心中瞬间升起亲近的感觉。‘至少我还睡的安稳。’
陆夫人在醒来已经是次日凌晨,明朗的月光铺在地面上,粉毛的少年安静的躺在他身边。
观察着大pi平静的呼吸,陆夫人也跟着安稳下来,有些走神的回忆起自己当初在异国带领小绝四处奔波的日子。
最初捡到小绝是在邻国的墓地,刚完成进化还没有神志的孤狼被几个盗墓者围攻至奄奄一息,陆夫人救下它时还没有巴掌大,只能呜咽着四处爬动。
小绝的具体品种陆夫人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来自某个古代族群,在头一个月便可以化为人形,第一年已经看起来像是六七岁的外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变化也愈来愈小,现在是陆夫人认识小绝的第五年,小绝看上去像是十六七岁的少年。
“其实该是一样的蠢……”这么说着,陆夫人才想起睡在旁边的大pi,慌忙扭过头去。
正对上一对奇异的带有攻击性鲜红色像是沁过血的眼瞳。
陆夫人倒抽了一口气,脑海中出现几秒空白,紧接着才反应过来。
然后就看到对方的身体微微颤抖,显然是在压抑笑容。
陆夫人不用想都知道自己刚才的表情,无奈的叹了句“你呀——”看着pi努力让自己严肃下来。
陆夫人起身去床头摸过半杯水灌进喉咙,在躺回床上时顺手揉乱了pi的头发,被pi用枕头摁进被子里。两个大男人像孩子一样打闹。
与陆夫人柔顺的卷发不同,pi的一头乱毛稍不注意就可能打成死结,所以每天晚上都得在睡前扎好,昨天晚上的结果就是陆夫人现在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活计来帮大pi梳理头发。
“咱们在这里停留七天,等你养好再走”“这样啊……”轻微的拉拽感从头皮传来,辫子似乎被扎在比平常要高的地方。大pi并没有太在意,只是转而去思考接下来的行程。
“你突然消失没问题吗?”察觉陆夫人摆弄头发的动作停下来,pi扭过身这样询问。却不料撞见陆夫人脸上未完全收回的笑意。
“我自然有自己的联系方法啊,放心吧自己通知过了。然后就是……”虽然陆夫人尽量转移话题,但大pi还是察觉到有那里不对。伸手摸向脑后果然发现了陆夫人小小的恶作剧:一个光凭触摸就能感受到的复杂的发髻。
“夫人呐——”“哈哈哈哈哈哈哈”pi眼看着对方发出那种狂放的,完全不符合身份的笑声。
pi走到镜子前面仔细观察自己的新发型,发髻繁琐华丽,用来固定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下的鲜花,显得整个人都笼罩在奇异的气场里。大pi对着镜子扯出无奈的笑容来“你这个Ladylu……”

两个人相处的但是愉快,连带时间也过的飞快,pi身上的伤已经几乎痊愈,只余一点小小的痕迹。
pi与陆夫人之间的看法也在不停改变,现在以挚友相称。
不过就目前看来比较要紧的是次日的行程,毕竟还是要回到战场。
倒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好天气,陆夫人在地图上写写画画,把该注意的地方都着重勾勒下来,其中最紧要的还是有关叹息之森的事情。
左思右想后还是把在一旁发呆的大pi也叫过来仔细商讨,忽然窗户边上传出了响动。
‘是敌人?’大pi用口型询问陆夫人“守”略微沉思半晌陆夫人这样回答他。于是两人挪到了稍微可以遮挡视线的地方。
窗户被打开,一个穿黑色斗篷的人影出现在两人眼前,大pi一个箭步冲上去拉住那人的手臂并用力拽到屋内,期间还听见一声低骂。陆夫人顺势套上禁魔的光环,但敌方并没有接触魔法的意图。
'不是法师'
那人被大pi拽入屋内,虽然有些意外但也丝毫不显不慌张,还有心思伸手拽住略微飘起的兜帽。他先是一脚踢向窗边的桌子,油灯倒在地上骤然熄灭,房间中只余清亮的月光。
那人半蹲下稳住方向就伸腿绊向大pi,右脚蹬住墙面借力闪向大pi的身后劈落他别在腰上的长剑,随着长剑落地的铛啷一声,大pi反手抽出匕首刺到对方头部,男子的兜帽被匕首划出一道断痕,隐约可以看到对方脸上的血痕与唇边意味不明的笑。即使锋利的匕首正抵在他颊边。
要糟!
pi大概判断了一下对方的走位,躬身低下头去,不出所料有奇怪的武器在那个人的手腕上闪烁,他当即以手代刀劈向那里。
被挡住了。对方手臂上浮起浅蓝色的光斑,组成蜂网状类似结界的东西,反而是pi自己的手掌外侧一阵钝痛。
“嘭——”的一声巨响,几乎是瞬间就有什么从pi的身边飞过,被擦到的腰侧传来疼痛与麻木。pi思量后放弃防御而选择专心攻击,匕首与对方持在手上黝黑的金属武器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几个回合下来,双方都稍有受伤,pi的腰侧,手臂,脚踝都传来阵阵钝痛,而对方则是胸前肩部的衣襟被划开巨大的豁口,衣服浸满了血贴在身上。
大pi的匕首抵住男人脖颈,留下赤红的痕迹。
男人使用的不明武器顶在大pi胸口的位置,灼热透过衣服穿进来,嘲讽的表情透过破碎的兜帽清晰可见。
那把奇异的武器完全可以在匕首划下之前穿透自己的心脏,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同归于尽。
莫名的危机感从脊椎蔓延至全身,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叹息之森的遗迹里。反而是这种时候pi有心情思考一些事情,慌乱之中更多在担心陆夫人的安危,拖延这么久应该足够逃跑吧?
大pi咬着牙挥动匕首‘就要死在这里了?’
“嘭——”
手上没有传来刺穿血肉的凝滞感,嘭的响声似乎是对方的声音。敌人现在离他已经有不少距离,显然是完美避开了pi的最后一击。
“吓到你辣吧——”那个男性伸手揭下兜帽,把视线转向陆夫人所在的方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夫人我可找了你好久啊!”
“老E?!”陆夫人在旁边目睹了整场“精彩”的比试,现在还一副回不过神的表情,只是下意识的给两人都施展了治愈术。
向老E和大pi的方向走了两步,陆夫人显然是反应过来了,一拳捶在老E的肩膀上“诶呦你这家伙…都让我给气笑了。”
“我当然是来帮你的!”听着老E奇怪的口音,pi仍是半信半疑谨慎的坐下,但是夫人那边已经开始勾肩搭背喋喋不休的讲话。
“卧槽夫人你突然出现可是吓了我一大跳啊。”
“在那里果然是你吧,不过还真是多亏有你在。”
看样子明天得和那个家伙一起上路。
也许之后的生活要更麻烦才对……pi这样想着,察觉到的危机感并没有消失。


下面都是废话!
哇我写这一章花了好久呢……(其实是懒癌晚期)
特别感谢小天使的催更♡!
世界观要开始透露辣(「・ω・)「
其实还没有想好接下来去哪儿。
这可是剑与魔法还有——的世界?
所以老E在使用“这也太不魔法啦”的武器。
还想看到谁出现呢?
最近E陆发的糖量超足!
我脑洞有点大系列

评论(2)
热度(16)

© 挂科报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