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科报社

这里是晓澄
点赞狂魔 推荐狂魔
话痨属性max
懒癌晚期
处于挖坑状态
是个脑洞奇清的人

24个陆夫人 5

文风成迷,人物走形
万众喜爱陆夫人
ooc
cp all陆
我回来了:)

这次我们要说的是陆夫人和陆夫人还有陆夫人的故事。
陆夫人有一头漂亮的紫毛,陆夫人也有。
陆夫人的生活一次比一次不可思议,陆夫人也是。
陆夫人可以通过梦境看到别人的过去,陆夫人也可以。
但陆夫人和陆夫人可不是同一个人。
陆夫人是陆夫人,陆夫人是陆夫人。
陆夫人现在还是一副倔犟坚持的小孩天性。具体下来便不细说,不过其中一位大大咧咧每天和朋友进行游戏自称脾气火爆,而另一位则坐在温馨的古典木屋里阅读信件顺便梳理爱犬一身靓丽的黑毛得夸一句“知心姐姐”。
陆夫人和陆夫人成为了陆夫人
陆夫人的温和,都是时间沉淀下来的,要是戳到点上他也会仗着性子冲上去急眼。谁让他是陆夫人呢?陆夫人坚持自己的梦想,赌上一切来实现。
赌上一切的一切
这就要从最初说起,陆夫人住在荒凉僻静的地方,放眼望去也只有茫茫雪原与自己居住的小木屋,木屋还盖的敷衍四处走风,所幸的是陆夫人本身也不算怕冷。
后来就稍微好一点了,旁边盖起了双层小别墅,认识周围几个朋友,接受了前来慕名投奔的水系龙族与植物诞生灵智的毛豆,还养了一只蠢萌蠢萌说是狼其实更像是狗的家伙。
陆夫人每天都悠闲的没什么事也就写写回信什么的,难处也就是很多人大段大段各类不分人称顺序的信件。陆夫人是谁啊?这点小事儿怎么能难的住他?
偶尔实在无聊到发慌还可以去三五挚友身边坐坐,聊些什么近况远景之类。
和陆夫人相处最好的要数Mike,金发蓝眼可是数一数二的俊朗,性格也好的没话说,为人有友善细心,虽说有那么一点严肃……好吧,不止一点。
那素有“战神”之称的A-pi也算他一位,与Mike不同,战神A-pi倒是出了名的慢性子,无论干什么都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还喜欢四处游走,几乎世界的每个角落都能找见他存在的痕迹。顺带一提,陆夫人的小房子还是他帮忙盖起来的。
还有小绝……
最近一个与陆夫人有关的消息,要从他收到那封不可思议的信开始。
陆夫人的故事暂且说道这儿,咱们讲一讲陆夫人,相较前一位独居雪山清心寡欲的生活,这一位可称得上多姿多彩了,每天过着昼夜颠倒的生活,有一大帮子和自己玩儿游戏的朋友,性子上来还可以去找那些不长眼挑刺的家伙吵一架,每天也就烦恼些粉丝想的太多游戏推荐不过来之类。
骄傲的陆夫人,自信的陆夫人。
说起陆夫人的那一票朋友,果然还是从12说起,12全名12dora,算的上是游戏区首屈一指的人物,也是很早就开始做实况,自己组建了个小团队一起努力。12这个人为人义气性格豪爽,要说不良嗜好也就只有“肮脏的成年人”这点,陆夫人和他相处也称得上一句兄弟。
老E也是必须得提的,老E虽说年纪没有陆夫人大,但他可是最早开始做游戏的那批,陆夫人那会儿是专职写个测评实况里也没有什么声音,老E则是以一口带着味道的普通话而著名。老E没退出之前那个风光,退出之后也没太大改变,仍旧是每天进行游戏之类。仔细来说陆夫人其实也算是被老E指导过的新人,特别是求生之路,大家都少不了叫老E一声狙神。
还有还有……
陆夫人日常回复私信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奇妙的东西。

【你相信世界上存在另一个自己吗?】

陆夫人是相信的,毕竟他身体里有不知道多少个自己存在,好在陆夫人不是一般人,换成一般人可非得疯了不行。虽说小事儿上麻烦不断,不过陆夫人的人生道路没有任何意外,学业也好家庭也好,都波澜不惊的发展下去。
一切如同计划之中一般。
身体里面拥有许多穿越过来的自己是什么感觉?
灰色皮毛的猫咪卧在桌子的正中央,耳朵背向后方像一架飞机似“喵喵!”的叫着。
“但是(吸溜——呜哇!)这个(哎———嗯 嗯 )”人形自走马赛克先生显然听懂了它的语言,但这位拖拖拉拉的动作又引起了另一个人的不满。
“你还有三分钟陈述自己的想法,陆叶。”总是掐着一块怀表的Mrs.Lou仍旧是严肃的面容,气氛紧张到周围几位都不得不站出来。
“嘛,他就是这样啦,偶尔也要放松一点……”从小就自力更生,带着捡来的弟弟小绝在末日求生的陆之瑶小姐使用出蹩脚的话题转移方法:“话说回来好像又有好久没见陆之遥了呢”“啊,是哪位陆之遥?实况up主还是普通上班族?”“还有陆夫人也是。”“哪位陆夫人?经常见不到的?还是……”插科打诨的lufuren手中不断在原石与木板之间切换,最后还是选择用黑曜石来阻隔两人。
然而并没有任何卵用。
Mrs Lou很轻易就用怀表回到黑曜石放下之前,怒气值大概已经足够连续两套连招。“lufuren?”“哈哈哈哈哈……”某人企图蒙混过关失败。
现在虽然还是陆夫人的脑内空间,不过和以前已经大不相同,来往的过客这么多,总有几个会设计的,被命名为家的小地方现在被装修成为别墅的样子,外面还附赠一个小小的花园,平时由陆之瑶和lufuren来打理。
是一个亲切又温馨的家。
“你们真是吵死我啦!”在心里这么抱怨着,陆夫人还是静静的听下去。
我在这里。
“有新人!”从minecraft而来的Lufuren一如既往的吵闹,在他身后跟着的是个衣着华丽的成年男子。
男子的头发较短,也并不卷曲,他穿着闪耀着金色辉光的长袍,双手垂下隐藏在宽大的袖子里。“我叫路易斯。”虽说是同样的声音,但听起来总感觉有几分不明不白的悦耳。
他说:“我是吟诵者”
来自一个新的世界。
在二楼的会议室,路易斯坐在中间为大家介绍了这个初次见面的世界,不过说是大家,也只有陆夫人本人,侦探Mrs.Lou,负责管理的喵夫人和温和沉稳的陆之瑶小姐。
新世界的关键词是言出法随。
哦,还有大魔导师麦扣和学徒小绝。
会议结束后,Mrs.Lou合上她有二指厚,封面上明晃晃标着数字“5”的笔记本。这位永生的侦探对于所有人的来历都进行了详细的记录。
世界是个游戏。Mrs.Lou几乎疯狂的去搜集情报证明这一点,又因为这一点几乎绝望。还有Mrs.Lou从来没有见过「陆夫人」也是她的执念之一。
不过大部分时间Mrs.Lou还是一位冷静可靠的侦探大人。
初次见面的。
新来的那位吟咏者路易斯也许可以待很久呢。

总所周知,陆夫人能从奇妙的地方找到有趣的游戏,无论是名牌大厂还是五人组合,英雄无敌甚至是求生之路都是这样,还有名噪一时的符石守护者In Verbis Virtus或是地下工程师。神奇陆夫人总是可以为诸位玩家带来有趣的体验视频。
据说陆夫人从中学时期就开始试玩游戏,义无反顾的走上实况主这一道路。
但是现在陆夫人已经大学毕业多年,其他人问起也没有什么具体回答。
陆夫人成为了传说中的陆夫人。
大家都这么说着
「陆夫人一定是从出生就开始打游戏辣」
日常是什么?日常就是和朋友们插科打诨玩玩游戏,坑到对方也是一声标准国骂就这么揭过去。
12的12Team不断发展壮大,Mike在大学毕业后正式加入,身手不凡的pi先生也混到了战神之称,小绝成为团队里有名的后起之秀。
陆夫人在外地完成大学四年的生活,回到之前居住的城市时才21岁,年轻的大学生放弃了各个公司的邀请,毅然投入游戏实况这一大坑。
居然还很成功,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周愚按照他计划过的成为一名翻译,不过是读医科大的翻译。知名四国翻译外科主刀医生,Mr谜。
相比之下去日本留学的岚少和继承家中产业的纯黑就显得有些普通了,俗话说得好,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特别是大学毕业后就去参军三年内很少能接触网络的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鹅先生。最近可算是回来了。
也许是当过兵,在FPS游戏上陆夫人可从来没有打赢过老E。嘛,大部分时间都是老E带他飞。
大家的生活都是一副走上正轨的样子。
“样子”……而已

然而就像我说过的,生活不可能平静。
最近刚过完27岁生日的陆夫人,被相处已久的友人堵在墙角告白了。

这是一个flag

陆夫人活了这么久,在某些方面上也可以称一句见多识广,但自己是个言灵这件事儿可不包括在内。
还有幼驯染是火法朋友是狙击手和养了这么大的孩子是头狼。
陆夫人觉得自己整个人的人生观都要崩溃了。
事情发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陆夫人和几个老友约见在市郊的餐厅。有句老话叫酒香不怕巷子深,他当初可是废了老大劲才找着这家小饭店,用很长时间和老板打好关系。
大pi比他到的早一点,正在地上斜躺着逗弄老板家那只小猫,背后常背着的那把刀柄伞也随意的横在一边,陆夫人绕了半天好悬没有踩上去。
跟在他后面的小绝并没有躲开。
随着咯噔应声,小绝脚下的长伞晃了两下,定格在一个看起来有些微妙的弧度。
紧接着推门进来的是拥有海蓝色短发的少年,看起来和小绝年纪差不多,却已经是这家餐馆的主厨。龙姓的大厨单手放下食物,很熟练的和客人们打招呼。
“夫人你终于来啦——”龙包包解开围裙背后的蝴蝶结,顺手把它搭在最接近门口的椅子上。“今天是阿布亲自出手,你们可是有口福了。”他转身走向柜台那边。
圆桌对面的电视被打开,闪烁几下停留在游戏界面上,龙包包轻车熟路的从柜台隔层翻出游戏手柄接好。“要来一局吗?”他问。
“…………?”陆夫人盯着游戏的开始界面愣了好一会儿。“你用手柄玩求生?”
“_(:з」∠)_大意了。”
不久后聚会的第五个人到了,出门在外的老E终于舍得脱下那身亮黄色的皮卡丘睡衣,身穿着普通的连帽外套。
“还真是热闹”他说。
屋内,龙包包和小绝手持体感器械玩的不亦乐乎,陆夫人正呲牙咧嘴的从大pi手里抢夺那绺被用来逗猫还长在头上的长卷发。至于那柄中二度报爆表的刀伞?早就不知道被踢到那里去了。
时间就如同被加速了一样,没等老E说出第二句话,背后吵闹的声音逐渐传来,最先出现的是12,手里的打火机起落不断,嘴角还叼着根烟。
后面跟着的是抱着台笔记本电脑的小黑,他对房里的几位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找到整个房间最没存在感的位置坐下。
然后是奶茶和铃铛像演相声似的一捧一逗的边走边说,时不时还能和最前面的12搭两句话。
整个房间一下子热闹起来,吵闹笑骂混在一起,连老板家的小猫都吓跑了。
战神—猫奴十级—少年pi一个潇洒的转身就追出去,陆夫人摁着额头跟在后面。
不忘和擦肩而过的麦扣打了个招呼。

今天的老板依旧不肯出现。吃着店老板阿布做出来的美味,陆夫人多次想象他真人长的什么样子,可惜这是连龙包包都不能透漏的惊天大秘密。
陆夫人当然也没有知道的途径。
作为联系众人的纽带,陆夫人先是去把小猫和pi追回来,领麦扣回到正确的房间,去饭店门口接走失的毛豆和人兽,再向大家介绍一下非常熟悉的老E,和奶茶铛铛搭两句相声,阻止小绝死皮赖脸往后厨跑…………
忙得很!
窗外晴空万里,远处有些奇异的风景在浮动。
相当熟悉的场景。这是刚才发生的…吗?
“夫人!”
“陆夫人……”
“之遥?”
“Lady Lu。”
「什么」
恍惚之间,他听到有什么声音在耳边响起,那个人站在他身后,用手扯住了他的衣袖。
“夫人,我——”这是那个人一贯的作风才对。
他转过身去。
那个人说:“我爱你”
就如同梦境之中。
记忆里的幻觉一点点和现实重合。
陆夫人逐渐无法控制。
我应当回应的,他想,于是他露出温和的笑意。
“——”
最终的一切,都被白光所吞噬。

「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
「啊…」
「已经没有机会了。」

评论(6)
热度(20)

© 挂科报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