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科报社

这里是晓澄
点赞狂魔 推荐狂魔
话痨属性max
懒癌晚期
处于挖坑状态
是个脑洞奇清的人

【Day12】[all陆]七日谈

关键词:水果和可乐

三十天的陆系列

陆夫人中心向

cp见tag

Ooc注意,渣文笔注意

题目…我还…没有…想好…

 

 

晚上好

你叫神奇陆夫人,是一位游戏实况up主,偶尔也会进行一些奇怪的直播。

你的常驻网站是b站,帮朋友一般在战旗。

大家都认为你是一个身材微胖,爱喝假酒的三好up主。

虽然这三好是求真务实bug少。

结果你也知道的,你并不承认这些

嗯…至少是嘴上不承认。

 

你有许多朋友,所以相互之间的交流也很繁忙,但是你闲下来时还是会一个个数下来,特别是那个叫小绝。

你是他妈。

哦!不要误解,这句话没有任何歧义。

只是一个故事

关于你的故事。

 

你和小绝的相识要从很久很久之前说起,那时你还没有现在的名气,你还是他哥。

就像带着自己的小弟,你年长于他十岁整,对于少年才刚刚起步的人生来说,不叫你叔叔简直是情商够高。

也许还参杂着中二期少年小小的骄傲?但是他叫你哥倒是真心实意。

“无论如何他都是你弟弟”

不可否认,在听到少年雀跃的声音后,你还是有几分兴奋。

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现在已是清晨,风挟着雨后泥土湿润的味道从窗户刮入室内,最近经常下雨。

不少地方都被水淹没。

早上好,亲爱的神奇陆夫人,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现在要为你介绍的是目前的情况,这儿是你的房间,而刚刚那个推门进来毫不留情的把你从梦中吵醒却自己扑倒在你床上的粉毛是认识已久的好友。

你一般称呼他为pi,读音为拖长音的二声皮——

他是一个……【我从未见过厚颜无耻之人】jpg

还要强调一点,A-pi素有战神之称,这说明他超能打,你干不过他。无论是游戏还是现实。

 

你最近心情不好,一部分朋友借着面基这一理由过来表示安慰。

另一部分

“卧槽老陆你哈哈哈哈哈哈”浑厚的笑声从门外传来,你静静的听着,顺手就是一个煤气罐。

不,上面不是真的,你只是走出去伙同那个超能打的粉毛把笑个不停的上司揍了而已。

那个叼着香烟的男人是你的老板,也是同伴中少数与你年龄所差无几的人,另一个叫周愚,精通八国语言,是个翻译器。

而这个,是个……

停止你的想法,他可是你老板。

 

老板布置了新的任务,完全没有给你这个失恋的家伙那么一丢丢休息时间,虽然你嘴上抱怨着,但是大家都知道,你这个人啊,口是心非嘛。

同行的不止有已经厚颜无耻在你家住了几宿的pi,还有另一个新来的少年,就是那个叫龙包包的,他腿贼好看。

呃…

是你自己这么想的,请把视线从对方身上移开。

 

虽然任务不难,单这一赶路就花去不少时间,你们三个人坐在动车上,刚好能凑成一排。

哦对了,还有由你来出钱的的,少年阿皮手中的芒果味哈根达斯冰淇淋。

其实你也被请了,说来话长,总结一下就是pi手里的是你买单,pi又买单你和龙包包手里的。

乘务员和龙包包现在都是一副“槽多无口”的表情。

你把脸朝向窗户,冰激凌甜腻的味道在口中散开,说实话你觉得还挺不错。

 

车程漫长,你靠在窗户上,开始后悔为什么不去定飞机或是卧铺。

 ——————————

 

五月九日是个星期一

陆夫人分手了

消息像瘟疫一样扩散,蔓延到身边所有人的耳边。

作为瘟疫的中心,陆之遥先生只是安静的发出公告,进行直播。

紫色长发的青年窝在舒适的电脑椅上,游戏中如同往常一样喧闹。操作失误或是过于安静都被同伴刻意忽视,陆夫人在感到温暖的同时也不禁在内心吐槽:“这帮人的情商是零吗!?”

然后陆夫人的角色就被对面怼死了。

啊,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直播结束已经将近一点,对于陆夫人来说休息还太早,那个每天和他一起爆肝的家伙也已经搬走,久违的孤独感从心底蔓延开。纠结再三,陆夫人还是选择收拾一下自己的居所。

恋人的物品只拿走很少一部分,甚至有一些贵重物品还摆在外面,仿佛随时会归家。但陆夫人清楚的知道,已经没有人会回来了。

年轻的恋人走的匆忙,只拿走了他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和一些配件,还有一句………“我们分手吧。”

当时的情况被自己刻意忘记,就像他当初冲动的来到面前告白一样,那句我喜欢你还在耳边。

“真是太糟糕了”陆夫人想。

离开卧室,客厅还是那副乱糟糟的样子,手柄横在茶几与电视之间,沙发旁的方形座椅上堆着几个VR手柄,摆开在桌子上、横七竖八的可乐空罐。富有生活气息的房间,属于两个人的房间。

悲伤或是其他负面心情逐渐蔓延,陆夫人走近冰箱,冷藏室第二层摆满了红色易拉罐装的饮料。

陆夫人坐在本属于恋人的座位上,从黑夜到天明。

“…果然是…”

正当他为自己结束的恋情沉思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陆夫人起身去查看,门外赫然是哪个粉毛的旧友,青年仿佛知道他在查看,对着猫眼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早呀~”青年庞若无人的走进,在门口换鞋,然后在沙发上进行了一个完美的葛优趟。“我刚好抢到了来上海的飞机票。”

“哇!这可是最后一张啦,好像是有人退票了之类的。”

“我可是声控。”

陆夫人闻言小小的切了一声,喝空手中的可乐然后坐在pi旁边。

“说正事,你到底来干嘛?”

 

时针缓慢的跳过五时,陆夫人失恋的第一天,结束。

 ——————————

 

一阵震动把你从梦中惊醒,素有安全之称的快速列车抛锚在荒野,你只得无奈的唤醒身边的两位同伴。

“你们两个呀。”一边抱怨,一边伸手去推这两位睡神,之后还得去看看什么情况,12给的任务虽然不难,但时间上还是稍微有点紧迫。

你没想到,完全叫不醒,而且这个车厢过于安静了。

问题……果然是出在冰淇淋上。你从随身的挎包上卸下一些零件,很快组装成一把锋利的军刺。

这还是他留给你的,怀念之间,你想起那个还算不上恋人,叛逃离开的旧友。

虽说这样有点对不起“集团”,但你还是认为他是你无法忘记的挚友。

你从贵宾室走出去,整个车厢空无一人,安全门全部大开,怪不得没有一丝空调的凉爽。

“不对”你把军刺横在胸前,缓步靠近那个倚在安全门上的黑影。

是一个黑色长发,身材娇小的少女,头上用丝带系着漂亮的蝴蝶结。

‘你来了?’少女举起手中的写字板,把它朝向你的方向,还有少女惊讶迷惑的眼神。你见状稍微有些放松,向少女询问来意。

‘本来不是为了你的……我们也挺意外,某人还——’你看到少女顿了顿,放下手中伪装成写字板的平板电脑,对你露出一个称得上可怕的微笑,闪身像你逼近。

“都无所谓”

一击即中。

“觉得我没有威胁,对吗?”

昏过去之前的最后一刻,你模模糊糊的想着“原来她喵的会说话啊!”

“夫人”

 ——————————

 

下午八时二十七分,天气晴朗

陆夫人在同伴的腿上醒来,抬头就是龙包包为了看他挤出的双下巴。

“???”陆夫人意识到自己在一辆行驶的轿车上,即使是商务车,对于一个躺平的成年男性还是太过狭窄。

“你醒啦?”前排有人回过头来,果然是pi没跑。

“我起身发现你在外面,那个妹子就要把你带走了,差一点夫人你就清白不保了啊ladylu。”战神递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她确实有点水平,也不怪你输得这么快。”

“但是我之前应该不是这个水平才对。”陆夫人朝他哼了一声,把视线转向开车的LYC。

“c哥啊,你是怎么找到那个荒郊野岭的?”

“我启动了列车,只是紧急制动而已。”现在倒是龙包包插话,陆夫人把其他问题都咽下去。

“然后我们到最近的机场买了机票。”

“诶?”陆夫人稍微有点懵,开始计算自己昏迷有多久。

 

既然转过飞机,那路途就比计划中要迅速不少,成功在三点之前到达c哥住所,还附带中途在快餐店订的外卖。

中间闲来无事,陆夫人还为观众姥爷们直播了一段LYC开车的日常。当然,是用c哥的流量。

还收到了广大观众朋友们的十星好评。

c哥家已经算是12team的第一据点,有事没事都想过去转转,特别是他们现在还带着个伤员。

虽然pi没有承认,但是在陆夫人的观察下,这个家伙大概还是受了点小伤的,凶器应该就是本来属于自己的军刺,听pi说是被那个女孩子带走了。

陆夫人觉得还是挺可惜的,他留下的唯一一件物品。

在pi的反抗之下还是查看了他的伤口,陆夫人和战神皮面对面坐着,左右分别是龙包包好LYC。

肩膀上有道伤口,胸腹部是被踢到的淤青。

好吧,对于pi的体制确实不算什么,也就是睡一觉的事儿。连陆夫人自己都觉得有点小题大做。

是担心的太多。

然后在某人“我的腹肌超帅”的表情下散伙了。

虽然时间紧迫。但凌晨三点可不是传达意向的最好时机,陆夫人还是把时间定在隔天下午,决定早点休息。

睡觉之前回忆这一天,陆夫人越想越觉得那个妹子熟悉,好像是散人那边的。应该是散人说过竞技场一直虐他那个……是挺能打,文职输她也不虚。但是她怎么……?

“不行,还是心疼那把刀——”

陆夫人在大床上翻滚着哀嚎出声。

 

五点在睡梦中走过,陆夫人失恋的第二天,结束。

 ——————————


你不记得自己为什么醒的,只是愣愣的盯着放在你床头的军刺。

是的,它回来了,还有人为他配上了合适的刀鞘,刀鞘这绝对不是你原来的那个,比它要旧的多、或者说刻满时间的痕迹。你的那个不太常用,因为军刺一般随身携带,它要是再带个鞘的话那实在是太骚包了。

你不负众望的在角落找到用骚包的英文花体留下的自己的名字。

是你亲手做成,送给挚友。

当初为集团工作的时候,你也参与了集团的研究,在那时认识的挚友。

老E。

他还在。

你所能做的,也是长舒一口气,对着刀鞘笑笑而已。

 

关于老E你可以说出很多,从他坚持叫你“夫楞”到他用惊艳的枪法救你于水火之中。

老E的枪,大pi的剑。

还有尚且年少的小绝,小绝的狙击也值得称赞。

你又把思维发散到前任身上,怀念有关于他的一切。

这次的重点是老E,可能有几分可笑,你在回忆起他的时候首先想起来的是他蹩脚的普通话,还有在使用拼音输入法的时候不止一次被你嘲笑吃了文化的亏。

别忘了,你教他拼音的时候有多痛苦,你自己都快l、n不分了。

不过你能嘲笑他的也只有这一方面,战斗场合他能一只手打你三个,三百六十五度花式带你飞。你之后又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放弃研究醉心战斗。

幸好研究没有为此出什么纰漏。

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和平,不过在集团的控制下也没有战争蔓延到城市。

A市,B市,D市甚至被封锁消息,根本不知道有战争。

话说回来你从那会儿就开始在B市居住了,还以“年轻的研究员”这种身份进入集团。

当时好像还挺困难的,多亏老E的出现帮你得到相应的名头,之后的工作也顺利不少。

包括大pi和小绝在内,这两人还都得叫老E一声前辈。

还有老E的离开,那就是另一个…漫长而苦闷的回忆。

 ——————————


把军刺压在枕头底下,陆夫人仰面朝天躺着,紫色的短发被自己揉乱,支棱在脑袋上。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差不多要开始准备报告需要的具体资料,还有就是嘱咐那个不太靠谱的战神别说什么不能说的事出来。

陆夫人哀叹一口,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记录重点发给两位同伴。

“明明我已经辞职这么久了。”“早呀明明。”

陆夫人听到他背后有声音响起,会这么不打招呼就走进房间的,也只有pi了。

Pi左手空着用来开门,右手拿着盛着早餐或是午餐的盘子,盘子边沿像杂技一样摞着杯牛奶。

“c哥帮咱们做了早餐,先吃点,你写完资料咱们就出去。”pi一个优美的转身走到电脑前,放下牛奶和由面包鸡蛋组成的早餐。

陆夫人把面包塞进嘴里,用手机发送文稿给pi,从电脑屏幕的反光里可以看到同伴努力记忆的样子。

“好吧,我再去嘱咐龙包包,这个,”pi拿起桌子上喝空的杯子。“我就帮你拿走啦。”

12给的资料啊!陆夫人无不头疼的逐一整理,开始想念三好管理员麦扣。

至少麦扣不会给出这么敷衍的资料。

 

会议如约在下午三点开始。

陆夫人带着龙包包和pi坐在一边,对面是几个没有见过的生面孔,但他们似乎熟识陆夫人和pi,还精心准备了茶点。

包括一盘新鲜的芒果刨冰。

‘真是难办了’陆夫人面上扯出公式化的微笑,看着pi已经接过刨冰开始食用。‘这么多年果然还是掐不准他们的意思。’

根本进行不下去的谈判开始了,代表集团方面的几个研究员根本没有介绍自己,递过去的资料也只是草草看了几眼,他们着重的反而是pi和夫人的一些日常问题,甚至提议进行一次体检,龙包包完全被忽视。

Pi对集团信任度极高,轻车熟路的走去体检室,陆夫人则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坐在座位上,对面的员工也识相的没有过来打扰,龙包包很听话的看着陆夫人,让陆夫人想起当初暂时离职的时候带小绝的样子,那才是大写的不省心,还有大写的被关注。

不过少年倒是还挺聪明,知道用各种任性的理由岔开话题。

‘所以小绝才……’

陆夫人强制自己不去思考这些,把视线瞥向窗口,有个小小的黑影从上闪过。

“那是!”

陆夫人大声喊出来,随即窗户被打碎,墙壁上的催泪弹开始喷吐烟雾,他被一把拉到后面。

“夫人。”

四周烟雾弥漫,勉强能看见有一个瘦高的身影在自己旁边。

情况很糟糕,凭直觉也知道隔壁遭受的打击绝对要比这边更危险,但久别重逢的喜悦又和担忧交杂在一起。

最终,陆夫人还是给予对方安慰的拥抱。

 

“你回来了?”

“啊。”

 

 

 

后面都是废话:

肝完了(吐血

一路神展开,脑洞如尿崩……

我原来只是想写一篇短短的傻白甜而已!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大家可以看到,我崩坏的文笔和剧情。

尝试了新的写法,失败了。

题目……没有题目……

评论(8)
热度(41)

© 挂科报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