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科报社

这里是晓澄
点赞狂魔 推荐狂魔
话痨属性max
懒癌晚期
处于挖坑状态
是个脑洞奇清的人

陆夫人的刀剑乱舞

刀剑乱舞衍生 

放飞自我 好久不见:) 

陆夫人中心向

 1 

入目的是并不熟悉的天花板。 

陆夫人,男,成为审神者的第一个月,于昨日刚刚拿到三旬的成就,作为一个游戏区up主,在喜欢的游戏里充钱死肝是陆夫人的优良品质,平时也会念叨着“啊!好想见到爷爷”之类的。 

但是,当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怎么看都是在名为“本丸”的地方就在陆夫人的接受之外了。

 ‘完了……我的新世界的大门要打开了。’ 

陆夫人眼看着脸上绘有花纹的小狐狸打开纸门,一副带路出去的样子。“呀!审神者大人醒来了吗?”小狐狸跳到他的到肩膀上,用毛绒绒的尾巴盘着陆夫人的脖子。 “我要成为审神者?”“是呀!你不就是审神者大人吗?”“现在咱们是?”“去为你选初始刀呀审神者大人。” 

话这么说这,一人一狐已经走到锻刀室门口,小狐狸尾巴一甩跳到刀匠身侧,陆夫人面前升起五把形态各异的刀剑……们?

 ‘所以说那把狙击枪到底是怎么回事啦!’在内心吐槽着,陆夫人完全无法移开目光。

 第一把看起来姑且还算是普通的短刀,但是一把短刀出现在这里已经不普通了好吗?第二把散发着奇怪的蓝绿色光芒,怎么看都像游戏MC里的钻石剑。第三把已经连短刀都不是了,是一把白色剑鞘缀有红宝石的西式匕首。第四把到是看起来像普通的打刀,除了没见过之外没有任何特殊。第五把,就是那个陆夫人完全无法移开视线的狙击枪了。

 “这根本不是刀剑乱舞啊!” 情不自禁的喊出声,陆夫人把手摁在头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诶?要开始自我介绍吗?”对面的短刀首先化出人形,黑发红瞳犬耳,眼睛闪亮亮的。‘等等这个样子’陆夫人的视线跟随着少年的动作“小绝?!” “嘿,大家好,这里是小绝QAQ,作为短刀来说可是很厉害的哟,嘿嘿,初始刀的话还是应该选我吧?我的话……”“你根本没在听我说话吧熊绝”

 陆夫人扶着额头看向第二把刀,果不其然,粉毛的青年应声开始介绍“hello,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那有观众朋友们啊’“我是A/pi,如你所见,锋利五的钻石剑,啊,说不定有亡灵杀手之类的。”‘也太敷衍了吧’“不过不用担心,我可是战神——” 

“this is mike,刀种匕首,”‘刀种有匕首?’“是个刺客,擅长有关于暗杀的事情,不太适合普通人使用,不过拿来防身还是可以的。”带着兜帽,穿着白色外套的青年严肃的进行自我介绍。‘结果意外的正经呢,麦扣。’ 

接下来轮到的是那柄看起来很普通的打刀,随着光芒出现的是棕色短发的青年“日出月落,潮起潮退,这个世界被诅咒了,”‘诶?!’“我,奶子茶,来自失落的亚特兰蒂斯,四大打刀之一,你要与我一起拯救世界吗?”‘奶茶你中二病啊!’ 

最后,一身军装,手持狙击枪的青年露出笑容“我是老e,三枪之一,”‘三枪根本不是这种枪吧!’“总之就是他喵的很厉害!稀有的远程武器呢,就连检非违使也是一枪一个。”‘刀剑乱舞里有你这种热武器根本就是犯规——’ 

神奇陆夫人,男,新任审神者,刚刚发现自己的人设原来是吐槽役。 


一片混乱里,陆夫人还是决定选更熟悉的pi,接下来就是新手任务,在锻刀炉里放下all50的资源,不出所料是20分钟,然后带着pi走到庭院的传送器旁边,目标地点函馆。

 第一次见活着的时间溯行军,敌短刀居然有那么几分可爱,陆夫人牢牢地跟在pi身后,看他先手击退一把敌刀,然后一个奇妙的退后居然闪开了对方的攻击。‘什么?!’在他愣神的时间,pi已经解决剩下的,义无反顾的朝boss点走去,还回头示意陆夫人跟上。 ‘等等,原来敌方攻击是可以闪开的?’ 

“结果根本没有真剑必杀嘛”怀着自己也说不上来的心情,陆夫人还是很紧了看起来就很可靠的青年。 粉色的单马尾,棕色短袖上衣,右手持剑,披着挡住左臂的短斗篷,怎么看都是皮在MC里的人设,陆夫人走神想到,话说着已经没什么可脱的了吧?也不知道真剑必杀是什么样的。 

“你想看吗?”“诶?!”“真剑必杀,我也挺好奇的。”万万没想到,战神敏锐的听力也是常人所不能及的。

 侦查:“我和敌人谈笑风声。” 

索敌失败 

相比之前,青年已经完全放弃了躲避攻击,斗篷随着中伤破碎,胸前也出现渗血的划痕,钻石剑闪烁紫色的光辉。

上衣彻底消失,露出线条流畅的肌肉,斗篷倒是还勉强遮在肩部,双手和脸颊染上鲜血,粉色长发随风飘起,青年的嘴角上扬带有笑容。 

“摸你一下”和语言不符的是迅捷动作“诶,死了” 

会心一击

 “pi!”反应过来的陆夫人赶忙冲上前去,青年正单手叉腰看他,一派轻松的样子“ladylu?”看着完全没有把刚才的事件严肃对待。 陆夫人快速的瞟了一眼对方胸前和手臂上的伤痕,半天没憋出话。 

“皮啊…你……”“嗯,结果衣服要手入才能恢复吗?还真是不科学的世界呢。”pi笑眯眯的回答,伸手在陆夫人肩膀上拍了拍,转身带着他向回城点走去。

 “我完全没有在问这个啊。”陆夫人长叹一口气“不过算了,真是…” ‘真不知道是可靠还是意外的不可靠’在心里想着,陆夫人和pi回到本丸庭院,狐之助在手入室门口等待,细心介绍关于加速札和手入的种种需要,带领两位正式进入手入室。 

结果完全没有用上。

陆夫人看着pi从不知道哪里掏出绷带棉球酒精,任命的上前接过,为他对面这位按礼说其实不用受伤的青年上药。 pi已经脱掉披风,露出整个上半身,陆夫人摁着他的胳膊,把浸透酒精的棉球擦拭伤痕,手掌下的肌肉抖了抖,pi朝他露出苦笑。 

“夫人啊——”

 “活该!让你受伤。” 

接下来的话,要去看看那柄短刀怎么样了。 



不科学的刀剑乱舞 

刀帐 

A/pi 

刀种:太刀(钻石剑)

 刀派:12team 

出阵:(队长)跟在我后面

           (队员)没办法啊,我来扫尾吧 

索敌:我和敌人谈笑风声 

阵型:随心所欲乌龟流 

攻击:吃我一剑 

           西内 

           午时已到/至少在某个地方,现在是正午。

 会心:呵,你已经死了 

中伤:哦?居然打的中我? 

真剑必杀:摸你一下……诶,死了

 MVP:果然是我 

内番:大黑?是你吗大黑?/比起马来,我果然还是更喜欢猫咪呢。 

要不种一点芒果什么的在这里吧?/稍微有点想念沙冰了…… 

和自己人打有什么意思?/嘛,我可是有每天坚持锻炼的。

 特殊对话(小绝)你大爷我来啦/艹你妈小绝,艹你妈 

(12)大当家?!大当家你别过来!/run run run!!!!救命啊—— 

(陆夫人)ladylu~ladylu~(唱歌)/这是理所应当的。

 (12team全员)我让你一套钻石甲/(笑)

 万屋:这里的话猫咪咖啡厅……诶?没有那种东西吗?

评论(16)
热度(79)

© 挂科报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