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科报社

这里是晓澄
点赞狂魔 推荐狂魔
话痨属性max
懒癌晚期
处于挖坑状态
是个脑洞奇清的人

24个陆夫人

这里是晓澄

作者脑子有洞系列

因为写的赶,所以算是大纲文了,好多展不开的地方直接砍了

CP未定,反正就是陆受向辣。

tag以本章出现的为准

也可能是all向

【万众沉迷陆夫人】

夹杂其他UP主的CP

我发出来试水的,我脑洞太大求看不懂的地方提出来

确定可以接受?


陆夫人有个秘密——陆夫人不是一个人

别误会,这不是说他是一条狗之类的,而是陆夫人的身体里面住着不少陆夫人。陆之遥刚遇到「陆夫人」的时候,他还是和个傻白甜的小孩子,被家里人遥遥遥遥这样喊,每天和看破尘世一脸沧桑的12一起玩。

12是他一个班级的好朋友。

12之所以每天都是这副表情是因为他的名字,12。不像其他人一样有名有姓。

而12之所以叫12是因为他头上有十一个哥哥,而且个个以为会有一个妹妹…

12的名字其实叫朵拉

不过学校里没人敢这么叫,12会去拼命的。

也许有一个人敢?

阿皮,从幼儿园就开始打架,不止一次和12揍成一团。阿皮的战斗力比12高,但是12的体型比阿皮大。所以两个人一般都是平手,没什么大的矛盾。

幸好两人不是一个班的。

陆之遥从小就是白白胖胖的惹人喜爱,又是听话的不得了,所以一入学就被安排到从来不听老师话的12旁边,希望借此感化刺头12。

然而并没有效果,刺头依旧是刺头,夫人看上去也是之前的乖宝宝。

只是看上去而已。

12,阿皮,遥遥。三个人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好朋友。

阿皮曾不止一次和陆之遥讨论为什么大人都认为好孩子可以感化坏孩子而不是坏孩子带走好孩子,遥遥还在一本正经的思考呢,12搁旁边叹了口气,说:“大人想的总是很奇怪,而且他们判定是好还是坏的界限也很奇怪。”

“对啊,真是愚蠢的大人,我觉得遥遥就不是好孩子…”

然后阿皮被打了,不敢还手那种。

陆夫人幼时的战斗力就意外的强。

三年级的12,三年级的遥遥,一年级的阿皮。三个人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

校园生活当然是不可能太平静的。

陆之遥多了个弟弟,是远房表弟,叫小绝,刚出生,红彤彤的非常吃藕。

所以陆之遥就这么和12阿皮说了,阿皮皱着眉头思考有了弟弟之后遥遥会不会减少一起玩的时间。

答案是会的。

阿皮非常惆怅,已经好几天没见到12和遥遥了。

遥遥并不这么想,他现在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上次快迟到的时候听到了叹气声——在自己的身体里。

还有上上回和上上上回……

陆之遥觉得有妖怪在自己身体里,我果然不是一般人_(:з」∠)_

陆之遥发誓自己又听到了来自身体里的笑声。

「你好,之遥,我是……陆夫人」那个声音这么说着。

「神奇陆夫人」

“我是遥遥,你好…你是妖怪吗?”陆之遥这么和「陆夫人」说。

「不,我也是陆夫人。」“也?”

「陆夫人」的声音非常温柔。

「我是你」

陆之遥未完整的世界观有点崩塌。

“是来自未来的我?”

「确实是来自未来…不过是另一个未来吧。」

陆夫人和「陆夫人」的初遇


不过两人还是在同一个身体里愉快的相处。「陆夫人」是个学识渊博的人,无论陆之遥问什么都能解决,虽然也可能有他年纪太小的原因。

陆之遥和朋友们玩的时间越来越少,12和阿皮纷纷过来表示不满,被之遥以要照看弟弟的理由打发了。

10岁的遥遥,10岁的12,7岁的阿皮,1岁的小绝。

三人组变更为四人。

或者说是……是五人…?

前途未明

陆之遥三令五申不能在叫自己遥遥了,得叫名字,12首先是反对的,但之遥一句朵拉就把12噎住了。啧,只根知底了不起啊,要不是阿皮帮着你我还真不怕。

阿皮那边也不肯改,陆之遥又用12来压他,这一招用的好啊,俩人基本马上就叫起阿遥了,不会在被说像女孩子了,好开心哦。

我之前说过什么来着?学校的生活怎么会平静呢?

陆之遥从学校楼上掉下来了。

陆之遥昏迷不醒

在校的12与阿皮,接到的只有陆之遥休学的通知。

陆。之。遥。

陆夫人从昏迷中醒来,他是被一个奇怪的声音叫醒的。

那个声音似乎在他的……身体里?

「你醒来了?」那个声音这么说着

“啊,我醒来了…但是他却没有…?”他这样回答道“我不是他,我是他。”

陆夫人理顺了所有记忆,接替那个沉睡的,再也不会醒来的孩子

陆夫人醒来的时候大脑其实一片空白,除了「陆之遥」的记忆没有收到任何东西,「陆夫人」是年约25,紫发碧瞳的男子,「陆之遥」是黑发黑瞳的孩子。

那……他呢?

陆夫人看着镜子中的面孔,想不起任何属于他的事情。

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是我代替了那个孩子,为什么是我失去了过去?

莫名其妙

陆夫人成为了陆夫人。

虽然得到了记忆,但就像读了书上的故事一样,陆夫人对所有人都没有亲近的感觉,包括和他共用一个身体的「陆夫人」

更别提12小绝阿皮他们了。

陆夫人遇到了第二——或三个出现在身体里的人因为陆夫人自己才是出现在身体里的第二个人不是吗?

Lufuren,是出现在这具身体里的第一位女性。

是一位…呃…丝毫不拘小节的女性。

Lufuren说也可以叫她Lurker ,自称是一只鬼。

可以放置陷阱调戏人类的鬼。

Lufuren是拥有紫色长卷发,黑红色眼睛的女士。

Lufuren说她成为Lurker之前也当过一段时间Mary,但是Mary太厉害了,基本两轮就把人类都杀死了,还是Lurker好玩。

似乎有许多不同的鬼的种类?

Lufuren经常提一些奇怪的意见,比如逗逗那些一脸紧张围在床前的大人。但是陆夫人全部拒绝了,以他仅剩的常识来看,这样绝对会出事的。

还好陆夫人是身体的主人。

「陆夫人」已经很少出来了,每一次出现似乎都花费很大的力量。他一出现陆夫人就会感到身体困倦,没几分钟就得睡着。

陆夫人觉得「陆夫人」很奇怪,但也仅此而已。

陆夫人再回到学校都该上初中了,小绝已经过了3岁生日,每天起来拖着口水就要去陆夫人的房间里。

陆夫人倒是也一只这样惯着他,两人之间比亲兄弟还亲。小绝学会的第一句话就是哥哥,有什么都是哥哥先。

陆夫人感到甚是欣慰。

陆夫人从五年级开始读。

陆夫人是作为插班生进去的,大家都对这个新同学很好奇,因为陆夫人头发挺长,脑后扎起个小揪揪来,在一众寸头的男生里特别突兀。

阿皮也在这个班,留级的陆夫人和跳级的阿皮成为了同班同学。大哥(自称)12蓝过的恨不得退回去重念。

陆夫人的心里年龄早就不是小孩子了,每天也就在哪里静静的读书,所以是基本没啥朋友的,只有皮和12不离不弃。

每天下课都能看见阿皮在陆夫人桌边。

因为陆夫人在意自己的小揪揪,所以阿皮也坚持把头发留长,为此还和家长僵持了好几天,最后当然是从小就不听话的阿皮胜啦。

12每天在校门口看着留小辫儿的阿遥和开始留的阿皮,总是有种莫名的感觉。

不过12还是会以阿遥你身体不好这样的原因帮陆夫人那书包。

陆夫人本来不想的,但是抢不过12。

阿皮也想这么干…

阿皮,现在十岁,比十三岁的陆夫人要底一个头。


陆夫人毕竟年纪在那,虽说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还是很快跳级去初二了,不然还真忍不下来。

可喜可贺,新同学都不算太幼稚,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陆夫人的同桌是个挺温和的高个男生,名字挺奇怪的,周愚,陆夫人经常琢磨为什么会有家长这么起,难道是大智若愚的意思?

不过周愚是真聪明,差不多门门满分。

12和陆夫人还是不在一个班级,但也就是隔了一条走廊的距离,12还是每次下课就去陆夫人这边,夸擦往那一坐……

全校都知道陆之遥是12的人(咦?)

陆夫人遇到了第四个出现在身体里的人,是个刺客,同样叫陆夫人,穿一身帅到不行的蓝色带兜帽斗篷,身手矫健反应敏捷。

这个陆夫人身上装备着奇怪的黑科技,好像和金苹果之类的……有关?

反正有点迷的。

刺客陆擅长爬墙和杀人。

陆夫人觉得自己点亮了不得了的技能树。

这样一定会被枪毙的吧!陆夫人在心里吐槽着,去鬼陆那里寻求安慰“诶诶?我也觉得这样很过分呢,只要吓唬一下就好啦~”

“就好个鬼啦!”在脑内这样反驳两个比自己都不靠谱的家伙,陆夫人不小心忽视了自己处于学校而不是家中。

胳膊被戳了一下,身边传来刻意压低的声音“陆之遥,你和谁说话呢?小心老师。”周愚小声提醒到,讲台上老师已经皱起眉头看向这边。

“谢谢。”陆夫人笑着向同桌道谢,然后一本正经的坐好。「听见没有!别乱了,好好听讲。」

「我才不需要知道这些的。」脑内,鬼陆卷发绕在手指上,复而又撇开头发去掀刺客的兜帽,刺客一个闪身躲开鬼陆的魔掌。露出帽沿下碧绿的瞳孔与散乱的紫发,刺客陆不得不彻底把帽子掀掉从新整理。

陆夫人觉得有点头疼,现在他脑内就和个房间似的,大家睡着了就都不在,醒着的就出现,陆夫人摸索了好久才总结出这个规律,之前鬼陆老是昼伏夜出,搞得陆夫人也睡不好觉。

在我脑子里开会我可一点都不开心啦!

不过最后还是完美解决了。

陆夫人还是能够好好睡觉。

大概能道一句可喜可贺?


「你同桌……那个叫周愚的……」刺客陆把微卷的短发理顺,有点疑惑的说道。「我之前在的那个世界,好像见过一个与他相似的人。」

陆夫人稍微惊讶了一下「哎?是么?什么样的?」

「那个家伙,可是个……怪物呢……

或者说,我们可都是怪物啊

Sound of Mystery,是我们那里有名的医生呢……」

刺客轻笑着回答,语气里是止不住的怀念。「我当初啊——和朋友一起加入兄弟会,也不是什么重要职位,就一起接点轻松的任务赚点外快之类的。我朋友可是和正统刺客,他一身白衣服比我的帅多了。」

「我们刺客就是和圣殿骑士过不去嘛,有次在完成任务之后遇见一个小神父,那个神父看到我们好久…我估计他看见我和朋友的样子了,就快打起来的时候,出现一个秃子。」

“咦?秃子”陆夫人不禁重复了刺客的话,惊讶只余都没意识到自己说出声来。

“陆之遥!”讲台上老师愤怒的声音打断了陆夫人脑内的对话和同桌焦急的提醒。“罚站!!”

陆夫人乖乖的站到教室门口,正好静下心来听刺客陆讲故事。

「后面呢?你才说一半啊,至少把这一段说完了。」陆夫人抬起头看着表,距离下课还有二十七分钟。

「后面就是一般的打打闹闹呗,就是打架也没什么太大的意外,还算是不打不相识。不过谜之声真的是…非常果断的医生呢,让他治疗是很恐怖的事情。」

「以后他要当了医生,千万别让他给你治病。」

「我说这么多的重点就是想告诉你这个。」

「……」好有道理,陆夫人觉得自己无言以对。我都出来罚站了你就给我说这个?!

陆夫人觉得刺客一定隐瞒了什么。

不过也无所谓啦。

反正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对吧?


之后的日常还是日常?


【在哪里,那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所以说,我的‘故事’就是这样。”】

【“他”抬起头恍然的看向那个人】

【逆光中,那个人的面孔与他有七分相似“这一次,希望你可以结束这个‘故事’。”】

“我吗…?”


评论(12)
热度(33)

© 挂科报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