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科报社

这里是晓澄
点赞狂魔 推荐狂魔
话痨属性max
懒癌晚期
处于挖坑状态
是个脑洞奇清的人

24个陆夫人

万众喜爱陆夫人。

ooc注意

all陆向,本章出现cp见tag

 

 

6

 

陆夫人猛然从梦中惊醒,小绝冲上来扒在他身边。少年鲜红的瞳孔映照出陆夫人茫然的表情,然后他看到少年抖了抖头上那被毛发覆盖,明显属于犬类的双耳。

“小绝他…觉醒了。”小黑坐在远处的沙发上,一直被他抱在怀里的电脑早已打开,隐约能看见屏幕上闪过的数据流。

站在沙发后方,12抄着手发出嘲笑:“卧槽老陆你不是吧哈哈哈哈哈!”

旁边的人从善如流的接过话题。“居然被自己女儿的力量冲晕过去。”

啊,吐槽王pi今天也没有辜负他的大名。

陆夫人:……

喵喵喵喵喵喵喵?

陆夫人略微有些茫然的从沙发上爬起来,一把摸到小绝的耳朵上面,手下的兽耳触感绵软,还有一些轻微的抖动。

‘是真的。’陆夫人把视线转向12,他正用手指搓出一绺火焰,点燃嘴里叼着的烟。

“……”

陆夫人整理一下自己的回忆,好像也不是那么奇怪。

旁边,顶着一对犄角的龙包包端上热汤:“夫人你可要多注意身体啊!”

‘对哦。’陆夫人接过食物大口灌下去。

‘这么说来老E好像是狙击手才对。麦扣……麦扣的能力是什么来着?’

正想着,陆夫人抬头让视线扫过众人,然而并没有发现老E和麦扣,连铃铛都不见踪影。

“刚刚刷了一波敌人,他们去清理了。”小黑微笑着回答,带有兜帽的青年随即放下手中的电脑,向陆夫人递去一个奇怪的眼神:“麦扣是谁?”

小黑的能力是灵魂共鸣,兼职读心。哦,还包括理解队里三无人员的想法。

“麦爷嘛,小黑你——”12Team的战神,手中正在把玩长刀的pi才把辩解说到一半,尾音未落的后半句话突然消失。“麦扣是谁?”

他露出恍惚的表情。

“麦扣!麦扣你不记得了?!”陆夫人绞尽脑汁的在记忆里翻找,却发现无论如何也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似乎是……?

那个在一片光明中,露出隐约轮廓的家伙。

不对。

陆夫人将视线投向12,大当家此时正无聊的揉搓着手中的火苗,嘴里飘出屡屡青烟。似乎是察觉到了陆夫人的注视,高大的青年抬起头与夫人视线相对。

“怎么了?”“麦扣…”“?”

大当家也一副完全没有印象的样子。陆夫人有些挫败的想着,他的记忆模糊不清,但却没有任何被修改过的痕迹。

明明应该是…… 明明应该是最亲近的人才对。陆夫人甚至去询问了脑海内的家伙们,但是没有任何回应。

空余印象

即使是提出问题也不会有答案,上一秒还在犹豫的立刻也会忘记,就像是麦扣是什么不能出口的秘密一般。

这一点令陆夫人不寒而栗。

他记得一个名字

一个被世界遗忘的名字

 

“老陆?”

陆夫人窝在基地的沙发上,无聊到伸长脖子去看小黑编码,在目前这种错综复杂的情况下,由1和0组成的世界显得格外清新,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其中。

手边还端着龙包包送来的饮料。他听到后转过头去,看着12一点点走近。

12手里把玩着一盒烟,鲜红色映着花纹的烟盒被他不断抛起,在视网膜上留下鲜红的印痕。

“你还在在意吗?”

“…………”

“你到底犟什么”

‘我说不出来,’陆夫人无不惆怅的想,‘这是和麦扣有关的事儿。’

陆夫人甚至想起来麦扣金色的短发与湛蓝的眼睛,但是无论如何询问都没有任何结果。

青年看起来比之前更加憔悴,他专注的把所有记忆里有关麦扣的信息记录在脑海中——因为那些写在纸上的文字都消失殆尽

就像当初Mrs.Lou记录世界。

某种意义上,他们两个果然还是同样的人。

“小黑呀小黑,你到底在干什么”陆夫人转头问向沉浸在自己世界的青年。而回答他的是对方羞涩的微笑:“这是一个聊天室…很有趣。”“是吗?”陆夫人看着屏幕上不断闪过的编码,努力理解它代表的含义。“要不是我看不懂…”“诶?!…”

12等了很久也没有得到正面回话,只得叹了口气转换话题:

“这周周末有波尸潮,轮到咱守了。”

将注意力集中在“尸潮”的陆夫人错过了那个来自于正在和网友聊天的家伙的错愕的眼神。

 

陆夫人醒来的第六天

夜晚的墨色似乎比他记忆中还要浓厚,天空上只挂着几颗稀疏的星星。

他站在城市的边缘,身上穿着整洁的黑西装,手上拎着一人多高,标有“flag”的大旗。

他在队伍中段,前方是小绝与pi,身旁是12、奶茶,老E则站在最后,铃铛骑着那匹美丽的骏马,以斥候的身份四处游走。

尸潮就要开始了。

 

所有的战斗都称得上是顺利,陆夫人觉得自己现在牧师的位置,身前负责近战的pi和小绝努力拼杀,用来撑场面的黑西装早已脱下,雪白的衬衣几乎被鲜血浸透。

「近战就不应该发这种服装」陆夫人吐槽着开始动作。他向前一步,挥出手中的旗杆,回忆当初使用能力的感觉。

他试探道:“——…?”

说来也怪,陆夫人明明清楚的记得幼时的所有事情,包括自己和身边朋友们觉醒的所有场景。

与12从小就能看出来火系力量不同,陆夫人他本人可是结结实实的抽到课题去基地附近的森林历练觉醒的,他还记得那时候完全没有危机感,纠结出一大帮朋友跟野游似的。

然后呢?陆夫人他在森林中心找到了这柄漂亮的旗子,说着什么“这一路还真是顺利……”最后在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雨里结束了这次野游。

话说回来,pi似乎也在那场大雨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武器,还一打十抗过一场小尸潮。

陆夫人只有自己能看到的轻微的波动以自身为中心扩散,虽然没有风,但写有flag的大旗在空中猎猎作响。

语言之力覆盖范围的逐渐增大,扩散到每一个人面前,最先得到增益的是pi,持有碧绿色长剑的青年比之前更迅速几分,他身上被散尸挠出的细小伤痕逐渐消失,身边的几个敌人也被陆夫人的力量震飞出去。

直到所有人都被笼罩在内。

陆夫人略微有些不适的挪动位置,感受力量从体内流逝。

其实说的上有点无聊,毕竟这次12Team全盘出动主要原因还是夫人的异状,一般会分成四人一组轮流守着,这样休息日也会长一些。

时间点滴流逝,天边也逐渐明亮起来,尸潮就要结束了。

下一周轮到纯黑他们,都能干,顶得住,丝毫不用担心。

 

一如既往的“平和”

白天是普通UP主,周末夜晚则成为守护城市的异能者,听起来如此魔幻的身份……

大家都接受的没有丝毫不适_(:з」∠)_

尸潮从几年前开始出现,最初是带来一阵恐慌,不过各位“异能者”很快就做出决定。

咦?异能……是几年前才出现的来着?

 

世界上有无数未知,包括陆夫人正在期盼的“新人”,「房间」仍旧由Lufuren和陆之瑶共同打理,直到他的出现。

来者一身藏蓝色的衣服,兜帽遮住几乎一整张脸。

无论怎样看都很眼熟的人。

青年摘下自己的兜帽,露出短发与带有笑意的眼睛:“我叫Lady lu,”

拥有无比熟悉的脸。

“是个刺客。”

尘封已久的记忆被逐渐解锁。

“我认识一位名为Sound of Mystery的医生和自称岚少的神父。”

“啊,还有,我的挚友”

白衣刺客的相貌栩栩如生。

“Mike”

“好久不见。”他说。

刺客脸上露出微笑。

 

‘这并不是你的幻觉。’久违的自己大声说着,陆夫人看到时间化为胶片从眼前划过,定格在他出现的每一幕上。

没有人被遗忘。

青年带有笑意的声音如同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现在,陆夫人觉得世界还不是那么糟糕。

 

似乎【整个世界都不同了】

 

无数僵尸围在身边,所有人都在拼杀,与昨日相比有微妙的不同。在队伍最前方,隐匿身形去暗杀特感的刺客。

麦扣MikeZTM

用一身白衣来隐藏自己的刺客嚣张而低调,兜帽边角飘出的金色短发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这样就都说的通了,陆夫人想。

他从回忆中离开,在大厅里集合所有的「自己」

“还有一件事。”大厅的布置随着他的思考改变,成为拥有16张座椅的圆桌。

现在存在的人数。陆夫人正对面是桌子上唯一一张空位,那个从来没有见面,存在于描述中的「陆夫人」

好像有什么在脑海里清晰起来,一闪而逝。

除去他,所有人都在。

陆夫人左手边是最先出现的Lurker,右手边则是负责管理的喵夫人,Lurker后面分别是遥遥、陆八一、没有任何异能的游戏实况UP主和陆叶。Mrs Lou坐在喵夫人旁边,手上的笔记本封面标有花体英文五,不过看样子也只剩最后几页。身为吟诵者的路易斯与手持石稿的Lufuren正在攀谈,陆之瑶偶尔也会插几句话。

一身马褂假装自己是瞎子的陆大仙……天赋异禀的陆麻麻……而最后出现的刺客Lady Lu则坐在空位旁边。

陆夫人的视线扫过每一个人,无数信息在他的脑海里流动,思绪变得凝滞。

“麦扣为什么消失。”

他问

气氛凝结,没有任何声音,连最闹腾的lufuren都没有任何动静。

“我可以相信谁?”

 

陆夫人有很多很多朋友。

关系好的,关系差的,熟悉的,疏远的。

从12到龙包包,从pi到奶茶。

陆夫人一个一个名字数下去。

“我能信谁?”

谁都很可靠,谁都很可疑。

 

最近几天,或者说从陆夫人提出疑问开始,“自己们”毫无任何回应,连最可靠的Mrs Lou都沉浸在她的世界里,陆夫人根本无法敲门进去。

留给他的只有一封没有落款的信件。

内容可以概括为十几个字

“我联系到了「陆夫人」,他介绍给我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朋友,我们现在很忙。”

刺客的出现也让人十分怀疑,带有麦扣记忆,第一次“归来”的人——在此之前,没有离开的人再回来的经历。

或许还有一说,他根本没有离开。

谁知道呢?

 

陆夫人从「房间」离开,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睁眼时迎面撞上一张长脸。

铃铛先生和他的爱马pony

陆夫人一声带着东北味儿的卧槽都吓出来了。伸手拍了铃铛几下才算回神,看着友人严肃的面孔,陆夫人也逐渐皱起眉头。

不过看来友人是一点儿没严肃:“哈哈哈哈哈哈哈吃饭啦”驴了人就跑,真刺激。

现在大家居住在12Team自己建造的树屋里,可谓是稀奇古怪啥样都有,现在所有人正集合在(并不)空旷的客厅,努力为自己找到下脚的地方。

如同“房间”内一般,这里也是有关世界这样大问题的集会。

“我总感觉上个星期过得有点儿魔性。”12叼着香烟,用视线扫过每一个人。“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集会开始了。

陆夫人看向窗边,一如记忆里的场景。

白衣的刺客坐在窗口,背后是逐渐升起的明月。

“你好,this is Mike”

这是麦扣刚加入12team的时候,陆夫人当初时听麦扣亲口告诉自己的,而现在,陆夫人只能努力把自己从记忆中解救出来。

“我想说…不,没什么”

 

阳光同微风一起吹入陆夫人的卧室,他不得不起身去关紧窗户。这个房间的窗户朝向北方,意味着现在已经是下午。

“陆夫人?你起来啦?”与男性样貌不符的轻巧温和的声音透过门扉传入他耳中,尾音还有微小的上扬。

今天又是周末,负责守护城市的是岚少的团队,固定队员是谜之声,莫璃与C菌,偶尔狐狸也会来帮忙。

距离那次“自己”的集会已经过去月余,陆夫人暂时搬离12Team所在区域,思来想去还是选择找周愚倾诉。

从初中开始就意外可靠的同学。

“我也听到了那个传说呢,”不同于12team,岚少等人并没有统一的制服,只有印着蓝色小浣熊的徽章,不过徽章上倒是各种各样的岚少就对了。“就是那个……说什么写信许愿之类的。”

“诶?!”“可信吗?”“说起来异能啊,救世啊什么的已经够不可思议了吧。”坐在沙发上一路排开的,是穿有工字背心的岚少,黑色衬衣的岚少,捧着一杯饮料的岚少。

说实话当初吓了陆夫人一大跳,还以为又有什么……穿越自不同世界的岚少之类的。不过相处下来发现“岚少”之间的记忆是共同的,只是性格有微妙的差异,都是自己没跑。

啊,相比起来是有点像人格分裂,不过托岚少的福,偶尔“陆夫人们”出来转转也不会太突兀。

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嘛。

况且大家对陆夫人直播的时候突然开始喵好像还挺喜闻乐见的。

“今天晚上写信试试吧?就像什么…聚会之类的!”白发红瞳的少年递出手中的平板电脑,首页赫然是信纸的模样。

“反正都发展到线上客户端啦”

 

 

 

一如既往的废话

在联文之前写完了这个我到底行不行啦!

差点跳票/拖延晚期/努力回忆自己之前写了什么

总之想表达的很多,但我果然还是

没写出来。

QAQ


评论(11)
热度(15)

© 挂科报社 | Powered by LOFTER